半小时后,凌珑和容渊已经调转了方位,改从看守所正门进入。

    当然,陪同的还有容渊之前找来帮过凌珑一次的那个长期与叶家合作的何大律师。

    一年前,凌珑才知晓,与叶家合作了十多年的何以深大律师,竟然是容家的人,包括他旗下的三个律师事务所,都是容家在夏洛市隐匿的产业之一。

    关于容家这些隐匿的事情,容渊不说,凌珑也不问,不过到了该用的时候她可是用得一点儿都不含糊的。

    有了何律师的带领,两人很快就顺畅的进入了看守所的牢房里。

    顾神仙已经没有呻吟了,等门打开以后凌珑才发现,他已经晕了过去。

    “你们可都是这样对待嫌疑犯的?现在也该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那病人就是他给医死了的呢!再说了,就算是医疗事故,他没有主观犯罪的意识,也不能算是犯罪啊!你们居然连个医生都不给他请,是不是打算真让人死在牢房里?”

    摸到顾神仙滚烫的身体,凌珑忍不住怒吼,吓得开门的看守一个激灵,后退了好几步。

    一开始,知道顾神仙出事,凌珑并没有第一时间来到这里,是因为顾神仙的情况和当年彭医生的不一样。

    再者,凌珑相信所谓的公平,也相信这里会给他一个公道,关起来反而更安全,没想到……

    她怒别人,更怒自己。

    要是顾神仙就这样死在牢房里了,她岂不是要愧疚一辈子!

    看到凌珑从口袋里掏出一些药丸来给顾神仙服下,守门的大叔撇了撇嘴。

    “叶小姐,你是不知道,这人上头特地关照过,不能太给他惯着了,您知道他医死了的人是谁吗?”

    凌珑心里顿时划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是谁?”

    “哼哼,就是夏洛市赫赫有名的舒家二小姐!”

    “舒家?”

    一时间凌珑还没有回过神来,舒家也就两个……难不成说的是舒艺凝?这怎么可能!她人不是应该在牢房里?

    “别以为人家在坐牢就能随便医死了,再怎地那人也是舒家的人,而且人家用了多少关系才把她坐牢的时间给从死缓熬成无期,又成无期变成有期,眼看还能因为生病而减刑,结果,给医生医死了!啧啧……”

    守门的大叔摇摇头,一副你们完全就是在白费心乱同情人的表情。

    “还有,舒家老爷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再怎样那二小姐也是他亲女儿,他是不可能放过这个人的!”

    言下之意,救不救这人都还是死路一条了。

    凌珑脸色一寒,冷冷的瞪着守门大叔:“就算这样,他要是因为你们的不作为而病死在牢房里,你们也是涉嫌故意杀人,到时候顾家的亲人提起诉讼,你们作为犯罪嫌疑人,舒家可会给你们开脱?”

    守门大叔顿时又是一个激灵。

    很显然不会!

    “到时候是不是我找个关系和上头的人打个招呼,让你饿死在这里也是理所当然?”凌珑不依不饶的逼问。

    “对、对不起,那个,我还有事,你们慢慢看……”他抱着胳膊看了容渊和何律师一眼,逃也似的跑出去了。

    “你何必同这些下面的人计较,他们还不是听命行事,再说了他这点小病,还能难住你?”

    容渊伸手拍了拍凌珑的肩,轻声安慰她。

    “我怎么能不生气,他是一个老人,而且还靠着他的医术治好了不少人,凭什么要受这样的罪!”

    哪怕他喜欢用好药喜欢赚钱喜欢赚点名声,可是一个没有子嗣的老人,说难听点,替自己多赚点棺材本,想让自己下半辈子过好点,有错吗?

    “我知道你的想法,不过以喵叽现在炼药的水平,他不会有事,而且他这人的缺点你也知道,趁着他这把骨头还能被折腾,早点收敛对他没有坏处!”

    凌珑知道容渊说的是顾神仙骨子里的傲气太过尖锐,不然当初就不会差点病死了都不去找别人看病了。

    她叹了一口气,伸手摸了摸顾申贤的额头,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烫人了,喵叽这几年炼药的水平精进了不少,药见效很快。

    凌珑这才想起他们身后还站着一个人。

    何大律师的职业操守太好,从进来到现在,一声不吭的站在两人身后就像不存在一样。

    “何律师,他这样的情况可不可以取保候审?”

    何律师绅士的点头:“当然!”

    直到此刻,顾申贤才悠悠的醒过来,听到凌珑的话,他顾不上身子虚弱,爬起来嘶哑着嗓子道:“不是我,丫头,那人不是我医死的,她就是一风寒感冒,小凌珑,你相信我,不可能一个风寒感冒的药我都会开错!”

    看到顾申贤血红的眸子,凌珑点了点头,“我相信你,放心吧!我们马上把你弄到医院去!”

    “医院?老子不去医院,你只要给我弄点药……”

    “去医院,如果你不想在这里面枉死的话!”

    容渊斩钉截铁的道。

    看着那双明晃晃的眸子透出的寒意,顾申贤破天荒的没再说一个字,缓缓的点了点头。

    “还有,董叔他在哪里?”

    “不清楚,第一天他还和我关在一起,之后就被抓出去了,你们得再问问看。”

    将顾申贤的案子交给何律师以后,凌珑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是现在还没有谁起诉谁举证的法律条文,但是以何律师的水平,他必定能让顾申贤脱身。

    时隔这么多天,舒艺凝的尸体只怕早就火化了,对方就算要起诉,也必定拿不出证据来。

    倒是董叔这人,何律师联系了看守所以后才知晓,这人居然已经被放出去了。

    可是这么多天,他既然已经被放了,为什么不来找凌珑去帮忙?

    想起他上次看到凌珑那热情的样子,就是一个病人他都惦记着要给凌珑介绍,现在怎么会在顾申贤出事以后不闻不问的消失了?

    随后,凌珑遁入空间感应了很久都没有查到董叔的人在哪里……除非他人在千里之外,否则不会找不到。

    “怎样?人没有找到吧?”容渊也进入了玲珑阁。

    “没有!”凌珑面色凝重的摇摇头。

    据她了解,董叔这人,如果不是什么特别的情况,根本不可能离开夏洛市,更勿论在千里之外了。

    夏洛市地处华夏国南部,刚好位于整个南部的中心,要是她的玲珑阁都找不着人,就只能说明,董叔人已经在北方。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这人不在了。

    想到这里,凌珑的心缓缓往下沉了沉,董叔也算是孤家寡人一个,从跟着顾申贤以后,基本上就没有自己的圈子,一直都是在药店忙,要想调查到董叔的行踪,那才是难上加难。

    换言之,他要是真是死了,只要尸体没有被找到,凌珑就无法找到他在哪里。

    “这样好了,国内这边的事情暂时交给我,你先去米国,我怕时间晚了……”

    容渊皱了皱眉:“或者你留在国内,我让石风替你跑一趟!”

    “那不行,石风她去了,找人更不容易!”

    凌珑长叹一声:“这就交给你了,我知道这可能会耽搁你在东市的计划进行,不过,拜托你先以他们为重吧!”

    毕竟,一人算是一条命,另一人却极有可能连命都没了。

    容渊的表情有些为难,不过还是对凌珑点了点头:“嗯,顾申贤的命我能保证没事,至于董叔,我会尽量派人去找,还有池冰那也能帮上忙!”

    提到池冰,凌珑倒是心念一动。

    她想起了戚麟。

    如果能有一个人可以动用翻遍整个华夏国的力量的话,那人就只有戚麟了,要是连他都找不着,估计容渊就是使出所有容家的力量,也找不到。

    不过拜托戚麟帮忙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容渊知晓。

    和容渊商议好之后,凌珑联系了石风,让他两小时后到容渊家来。

    紧接着,容渊前脚刚走,她就拨通了戚麟的电话。

    “哟?好久没有看到这个名字了,还以为手机来电显示错误呢!”戚麟的声音带着笑意。

    “不好意思,每次找你都是有事!”

    凌珑也没时间转弯抹角,将顾申贤和董叔的事情都给戚麟说了,不过却隐瞒了她在中药店的药材都被人换掉的事情。

    毕竟,事关古武家族的这些,她都不愿意将戚麟拖下水,所以容渊不喜欢她和戚麟联系,她才会那么听话。

    “好,我知道了,董叔,年纪大概40到45之间,相貌普通,身高一米七三左右,左耳后方有一枚红色的胎记,左边小腿上也有一枚红色的胎记,嗯,这个特征很好找,我会安排人暗中地毯式搜索,以桂市为中心……大概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

    “这已经比我预想的快很多了,谢谢你,戚麟!”

    “嘿,我们之间可不要说谢谢,凌珑,你欠我……额,现在算算已经欠我五顿饭了,等你忙完了,必须要一次性给我补齐了!”

    “啊等下,我还有件紧急状况需要你帮个忙,六顿,算六顿饭!”

    凌珑忽然想起来,自己和石风在国外的护照还没有落实,若要说快,戚麟这里才是最快的通道。

    “说吧,不管是几顿饭,十一月刚好我能闲下来,你这些忙的份,都给我一次性补上来好了!”

    “行,没问题!”

    凌珑和石风出发之后,抵达米国第三天,戚麟就已经办好了他们的证件,当然,他不知道凌珑和石风已经抵达了米国,所以办好证件以后,凌珑从空间瞬移了三次才折回桂市。

    这种连续跨越千里的瞬移,比她想象的耗费精神力。

    之前虽然瞬移频繁,可都是在华夏国南部,而且桂市和夏洛市之间不过一百多公里,再远一些到黔市也就两百多公里,最远的是京市,也只有五百多公里,消耗的精神力和灵气完全可以无视。

    可是凌珑自己也没想到,跨越到一千公里的极限边缘,她体内的精神力竟然会被耗费掉三分之一,尤其是再带上一个石风,她一天几乎只能瞬移三次,就已经到了极限。

    所以抵达米国以后,愣是休息了两天凌珑才恢复过来。

    这次折回来取护照,她也是没想到,还以为不过是三个瞬移就能轻而易举折回来,早知道,就宁可晚两天出发了。

    “你这脸色怎么那么差?”

    戚麟拿着两个护照,站在桂市机场门口。

    他最近也是在京市和桂市之间来回跑,出入机场比较频繁。

    “噢,没睡好!”凌珑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清楚,她现在的脸色一定是惨白无血色的,前天刚抵达米国的时候就是那种款式,差点没把石风给吓坏了。

    好在还有喵叽的药,能迅速补充她的体力,就连玲珑阁对她身体的恢复能力,也都花了两天时间才恢复了她所有的精神力和灵气,这下一次性跑回来,很显然又耗光了。

    “没睡好?不会是因为找不到那个董叔给愁的吧?放心,我已经安排我所有能调动的力量开始搜查了,军方的警犬可不是盖得,夏洛市那个中药店所有董叔的东西我都让它们嗅过了,相信很快就有结果!”

    “真的?你还出动了警犬?”凌珑惊诧不已。

    不就是找一个人,这人还不算是什么特别的人物,居然能让戚麟出动警犬……她忽然觉得,戚麟下个月那顿饭,她会不会请不起?

    “没事的,这样大海捞针的找人,其实对军方而言也是一种很特殊的训练!”

    凌珑稍稍安慰了些,这样下顿饭不至于她请不起了。

    虽然现在她身价也快要五个亿了,可还有一个亿是问蒋老借的,其余的还有一半属于抵押贷款,而且还全部压在房地产上面,就算她清楚明年这些钱就能翻两倍三倍,再搁着就是四倍五倍,可是那毕竟需要时间。

    现在刘根生的游戏公司虽然开始盈利了,但是比起房地产来还弱很多,她投资的这几项,包括文兰的影视公司,都要到两千年以后才会比较赚钱。

    “放心好了,等你回来,吃不穷你的!”

    戚麟好笑的看着她那点小心思,将护照塞到了她手里:“虽然我不知道你去米国干什么,不过一定要小心,最近我们和米国之间的关系都不是很融洽!”

    “我去找我小舅,很快就回来,不会有事的!”凌珑感激的一笑。

    说完话,戚麟的飞机也要起飞了,两人挥手道别。

    眼看着戚麟刚走过安检处,凌珑正要找个地儿遁入玲珑阁去休养生息,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很久没有听见的声音。

    “凌珑,是你吗?”

    她猛的回过头,舒颜正站在她身后。

    三年不见,这小子长高了不少,原本和凌珑差不多的身高,现在居然比她生生高出一个头来,他身后,顾蓉儿正一脸仇视的看着凌珑,那一身简单朴素的穿着,让凌珑有些不太适应。

    还记得三年前,每次看见她,可都是一身洋装,傲娇得不得了的样子。

    算起来,虽然顾蓉儿是顾风和舒艺凝领养的,但也算是两人的孩子。

    顾风也算是因为叶家而死,因为舒艺凝后来在牢房里交代的,是她想要和叶一凌在一起,顾风阻止她,还要将她关起来,她才动手的。

    原本这件事是准备嫁祸在文兰身上,偏偏又让容渊给找到了证据,最后舒艺凝入狱,顾蓉儿等于就没有了父母,就算在舒家还有着一席之地,也绝对比有父母的时候糟糕很多,何况她还是领养。

    算起来,舒家和顾家,她都是很无辜的。

    凌珑礼貌的对着舒颜笑了笑表示招呼,对顾蓉儿只能视而不见,现在舒家和叶家之间的状况,她不好掺和。

    “凌珑,我们就连说一句话的交情都不可能了吗?”

    闻言,他身后的顾蓉儿狠狠的翻了个白眼,却没敢开口打断舒颜的话。

    “舒颜,有时候真正的朋友并不是非要说话才能做朋友的,况且我们两个家庭现在的状况看来,确实不适合说话,你觉得呢?”

    “哥,人家都不稀罕你这个朋友了,还说什么?走吧,你不想爷爷一会儿过来看见你在和她说话吧?”

    顾蓉儿终于忍无可忍的走到舒颜身旁,拽住了他的胳膊。

    她这一转身,凌珑才发现,她右手胳膊上套着一个黑色的布,继而,凌珑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舒艺凝的葬礼,是在桂市举行的。

    等下……桂市?为什么她的葬礼会在桂市而不是夏洛市举行?整个舒家,虽然脱离了叶家,可依旧是在夏洛市发展的啊?再说了,就算舒家三年来发展到桂市了,可是舒艺凝终究是夏洛市的人,而且还死在夏洛市,怎么会跑到桂市来举行葬礼?

    ------题外话------

    推荐好基友的文文,重生灵耳之千金商女http://。/info/这是一个死得莫名、重生奇妙的“聋子”姑娘为了让家人过上好日子而不慎卷入各种阴谋之中,被迫发展自己的势力以求自保,最终名利双收,和家人们过上幸福生活的故事。噢,还收获了冷面男神和包子。

章节目录

重生之极品玲珑千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花随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随月并收藏 重生之极品玲珑千金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