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孩子未出世就没了父亲,而她,也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着,

    想到江尚衡,顾清瞳此刻浑身都如刺痛一般,但是心里更痛,生理上的痛完全比不得心理上的创伤。

    江尚衡于她而言,不仅是恋人,他是她与这个时空的联系,牵着她往前走,带着她朝前迈。他是她的一切。

    她与江尚衡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从陌生人到恋人,从不爱到相爱,也没有多么轰轰烈烈的经历,更没有山盟海誓,更多的是心灵相通的默契。

    自从他离开,他曾说过的话,曾做过的动作,越发明晰。每一日,她都在盼,盼着与他重逢,盼着与他耳鬓厮磨,盼着与他携手今生。

    她盼了这么久,每天都忐忑又甜蜜地盼着,可是她盼来的是什么?

    期盼成空,什么都是空的,这些消息听在耳畔,真真假假,只要这一个是真的,其他的都无意义。

    于荣看她哭得肝肠寸断,天昏地暗,却咬着唇不肯发出半点声音,自己也说不出半句话来安慰她,只能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不过她腹中还有孩子,应当不会寻死,应当不会。

    闵老爷看她什么话都听不进去,只是躺在床上无声地流泪,暗暗握了握拳,吩咐早已站在他身后的闵夫人和小女儿:“夫人,你们照顾她,我出去探听恩公的消息,千万不能让她出事。”

    “知道了,老爷。”闵夫人瞧着这姑娘不过跟自己女儿差不多大,却命途多舛,从小遭受的苦难比她这辈子还多,真真是心疼。可惜她不是她的亲母,这样的姑娘,若是她,必定捧在手心里当宝。可她的亲母反倒还害她,也讶异于这个世界上竟有这么狠心的母亲。

    顾清瞳默默地哭了不知多久,最后竟哭得晕了过去。

    在梦中,江尚衡仍是鲜活的。从初识到相恋,每一个细节都那么清晰。

    她一直是个惜命的人,在这个世界也一直小心翼翼,唯恐出错。也只有面对他时,是别样的轻松和缠绵。

    他和她一样,在感情方面都是一张白纸。所以,两个人都不会说情话,江尚衡更是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的心意。就像开始的时候,他总是纠缠她却前前后后只会拿婚约书来说话。直到后来他被逼急了,才吐露了他的真实想法。

    他会暗地里去看一些书以了解女子的想法,学习该怎么跟女子相处,只为了能让她高兴。

    他也会暗地里将瑞王对她的加害挡在外面,将沈玉卿甩在后头。

    他不过是个侯府世子,还是不被嫡母喜欢的世子,庶子成嫡,于他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他小时候受过的苦,不比她少。他曾受过的苛待,若不是林姨娘,顾清瞳这辈子都不会知道。

    但是,他的回眸,他的浅笑,他的呢喃,他喊她顾清娘,叫她顾姑娘,唤她清清,他的神情,他的言语,一点一滴,皆在心头。

    顾清瞳在梦中仍是泪流满面,拳头攥着身下的被单,那拧起的眉头,看得于荣更加不忍。可是她也只能用参茶润着她干燥惨白的唇,一日日呼唤着她起身,时刻提醒着她腹中还有江公子留下的血脉。

    是了,她还有尚衡留下的孩子。

    顾清瞳终于听清了于荣急切的话语,她的手放在平坦的小腹上:那里有一个生命,是她和江尚衡共有的。他离开了,但是留下了一个孩子。这是他给她的礼物,他不能再陪着她,就留下一个孩子来陪她。

    他们的结晶,他们的孩子,她应该好好爱他,爱他,就是爱他。

    守在床前的于荣看她终于醒了,一边让于时去请闵夫人,一边让于光端了温着的清粥小菜进来:“姐姐,你已昏睡了两日了,这会儿必定饿了,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顾清瞳喉咙疼痛不已,本不想吃,看着于荣期盼的眼神,点点头。

    温热的粥吃在嘴里没什么味道,即使是看起来很可口的小菜也味同嚼蜡,不过,她还是一口一口地吃了下去。她的手一直放在小腹上,她为了孩子,为了江尚衡,也要顾好自己的身子。

    闵夫人到门口时就看到她眼睛红肿,眼中还有热泪,却一点点地逼自己喝了粥吃了小菜,分外心酸,便一转身站到走廊边上开始抹眼泪。远远的,她看到闵老爷领着一对夫妇大步往这边走:“老爷,你将恩公带来了?”

    顾清瞳听得她的声音,手上的银匙子哐当一声就落在了地上,踉踉跄跄地往门口去:“江叔叔,林姨娘。”

    她在冲出来的那一刻还希冀着江尚衡的死讯只是个乌龙,可是她看到江老爷手上的红布包时,刚刚黏起的一颗心又摔得粉碎。那是一个罐子的形状,里面是他吗?

    她恍恍惚惚地从江老爷手中接过那个瓦罐,他告诉她,那是江尚衡的骨灰。

    他竟然,真的死了。

    这一刻,她即使想自欺欺人都不能。

    不如不要醒来,不如不要醒来。

    不如一直在梦中,不如一直在梦中。

    不如从未来过这个世界,不如从未认识过这样一个人。

    江老爷看她颓坐在地上,嘴巴张张合合还解释着自己为什么来晚了,为什么江尚衡最后还是付出了生命。

    因为林姨娘白发人送黑发人,承受不了两次丧子之痛,所以她病了,为了给她治病,在路上耽搁了半个多月。

    因为曾经的镇远侯没有给蒙冤的顾相爷求情,林姨娘的娘家是郭太后的仇人;因为太后听到顾清瞳的死讯,越发觉得对不起顾相爷,神智恍惚;因为沈玉卿不肯相信顾清瞳已死,自己逼疯了自己;因为他们觉得,江尚衡就该给顾清瞳陪葬;因为郭太后和沈玉卿要用江尚衡的死来弥补他们扭曲的悔意,他们再也听不下朝臣的劝谏,甚至听不到江尚衡最后说出的顾清瞳未死真相——江尚衡,终究还是死了。

    顾清瞳眼前是迷蒙的人影,耳朵里是痛心疾首的哭诉,嘭地一声,她觉得这个世界霎时变得面目可憎起来。

    原来,江尚衡的死,跟她也是脱不了关系的。

    她一度觉得呼吸濒临衰竭,她的眼睛已经哭得干涩,也没有痛哭失声,她精疲力竭,已经没有力气哭泣,也没有力气说话。

    她坐在地上,怎么不肯起来,但是她觉得只是眼前的窗子都像海洋一般大到无边,而她就像渺小的蝼蚁,她觉得她不过在这个世界苟延残喘。

    生死两茫茫,何处话凄凉。

    她迷迷糊糊地,又哭得睡了过去,但是她睡眠极浅,能听清身边每一个人的话语,但是她一直在做噩梦。江尚衡满身是血,朝她伸出了手,他欲言又止,她奔跑而上,可总在最后要拥抱住的时候化为泡影。

    当天夜里,顾清瞳便发起了高烧。

    江尚衡的骨灰一直抱在她怀里,她怎么也不肯撒手,她感觉得到额头上冷的热的布巾子。她晓得自己生病了发烧了,可是她不愿醒来,因为一醒来,就只有他留下的一抔尘土,但是在梦中,起码还有一身带血的他,虽然她总是捉不到他,甚至连他的手指也捏不到。

    闵夫人一直在她耳边,跟她说,她若再不好转,孩子就保不住了;林姨娘也一直握着她的手,跟她说,她若不醒来,江尚衡怎么能安安心心地走。

    肚子,好像突然疼了起来。

    似乎是孩子在跟她抗议,抗议母亲的疏忽,抗议母亲的颓废,抗议母亲无声的抛弃。

    顾清瞳放开江尚衡的骨灰,腹中越发痛起来,最后嘴里灌进了一碗苦到极致的药才好了。

    药里似乎放了安神的药物,这一次,她是彻底睡去,没有噩梦,没有江尚衡,她什么都没有梦到。

    转眼就到了冬天,顾清瞳已不似先前撕心裂肺,泪流不止,但是她还是逃避江尚衡已死这个事实。

    因为顾清瞳不肯远离了他,江尚衡的骨灰就埋在院子里的木芙蓉树下。江老爷虽然想着死者入土为安,可她腹中还怀着孩子,便由着她。

    她现在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甚至连院子的门都很少跨出去,便每日看着他。

    顾清瞳看着院中,因为下了雪,整个延兴城都覆盖了一层纯白色,而飘扬的雪花就像无休无止一般不肯停歇。

    入了冬之后,恰西将军留给她的十几个孩子便没在跟着闵老爷走镖,第一次在浮云山之外的地方看到下雪令他们分外欢欣。况且天气不算太冷,年纪小的他们便在院子里玩雪嬉戏,年纪大一点的就仗着自己一身功夫相互掷雪球为乐。

    冬天来了,春天自是不远。

    顾清瞳想起来,她来到这里时也是春天。她初次见江尚衡,是在湖边,他救了她。她摸了摸唇瓣,那温热的感觉还在。院子里的墓碑雕刻并不精细,但是她觉得她看着它,就像他也在看着她。

    墓碑上盖了一层薄薄的雪,她便上前给他拭去,顺便跟他说说话。孩子已经快七个月了,到了春天,孩子就该出世了。

    春天,她并不盼望,但是,她和江尚衡的孩子,她还是盼望的。

    顾清瞳的手柔柔地揉着肚子,安抚着不安分的孩子,他总爱踢她,让她不那么寂寞。或许是个男孩呢,跟江尚衡一样温润如玉的男孩,她这么想着。

    渐渐的,结冰的河流开始解冻,春江水暖,院中的水塘也已肉眼可辨的速度涨了起来。木芙蓉的花期是九月,因此走廊外边的一排木芙蓉此刻还是光秃的,但是池塘边上的桃花梨花也在枝头热闹着,金黄色的迎春花都快开败了。已是暮春,挂在藤架上的紫罗兰冒出了绿意,就像碧色的挂饰,令人赏心悦目。

    顾清瞳从去岁秋起就跟着林姨娘学绣花做小衣服,虽然眼下她绣花还是难看,小衣服却是十几天就能做一套了。手上已经不知是第几套小衣服了,但是快完工了,顾清瞳看着自己辛勤的成果格外高兴。

    远远的,于荣看到她嘴角勾着平静的笑,都不忍心打搅这静好的画面,但是还有人在等着见她。将到临盆期,于荣生怕刺激到她,可是来人求了她好久,非要见她。江老爷和林姨娘去庙里祈福了,此刻府中无人,她也只能去征求顾清瞳的意见。

    “荣儿,怎么了?”顾清瞳收了针线,就看到于荣倚在门边,皱着小小的眉头。

    “姐姐……”于荣咬着唇,欲言又止。

    “说呀,是不是看上哪个小公子了,让闵老爷给你说说去?”顾清瞳笑着打趣道。

    这不是顾清瞳第一次开她玩笑了,但是之前每一次于荣都会红着脸跑开,今次脸上却为难,顾清瞳便收了笑脸:“荣儿,发生什么事了?”

    “姐姐,有个叫沈玉卿的公子和叫季宸的姑娘要见你。”

    顾清瞳听到沈玉卿的名字,手里刚叠好的小衣服就滑到了地上。

    “姐姐,你不想见他们,我去回了他们。”于荣见她如此,转身就走。

    “不,荣儿,你让他们进来。”顾清瞳狠狠地咬了下唇,一字一顿道。

    顾清瞳按着腰站起来,走到门边去,果然没多会儿,于荣就领着一男一女进来了。季宸还是原来那个样子,看到她便满眼的急切,可是她手里还扶着沈玉卿,不能奔上前来。她看着沈玉卿,眼神呆滞,口中却念念有词,似乎是傻了。

    “瞳儿。”季宸走近后,轻轻地唤了她一声,泪如雨下。

    顾清瞳侧过身,将他们让进屋来,自己则走过去坐在桌边。

    季宸扶着沈玉卿也坐下,张了张嘴,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毕竟顾清瞳对季宸还是有情意的,虽然不愿见沈玉卿,她也不能给季宸脸色看,缓了缓心中的愤懑才道。

    “我当初听江公子说你未死,在恭岳待着呢,虽然太后和玉卿哥哥都不信,可我是信的。因为我记得顾相爷曾经救过一个恭岳人,姓闵,那闵老爷还是我娘的远房表亲,所以我记得更深刻些。玉卿哥哥听闻你的死讯,整个人就跟疯了一般,后来他替你报了仇就发了一场高热,阮娘好不容易将他从鬼门关拉回来,但是人已经傻了。不过也有大夫说他是失忆了,而且回避他曾经历的一切。”季宸看顾清瞳因为江尚衡的事情还是不肯原谅沈玉卿,连听说他病了都没什么感触,心中默默叹了口气继续道“他的身子直到今年初春才好,可是当今皇上越发容不得他,阮娘被皇上遣送回云穹了,我看他不能回云穹,就带着他来找你。我晓得闵老爷在延兴城,就一路往这边来,不过我是看到了恰西将军留的那几个孩子进出才问出来你住在这儿。”

    “嗯。”顾清瞳看着沈玉卿确实是傻了,虽然样貌仍旧俊美无双,可是一双眼睛毫无灵气。他手里一直把玩着一支玉簪,那是她的玉簪,他嘴巴嗡动着。她靠得近些才知道他一声声喃喃着“瞳儿,瞳儿……”可她就坐在他面前,他都不认得她了。

    “瞳儿,他是太爱你了,才做下那些事情。至于江公子,我真的……”

    “橙子,我义父如何了?”顾清瞳不欲听她为沈玉卿解释,打断她。

    季宸的神情滞了滞,才缓缓道:“韩阁主奉皇上之命送阮娘回云穹,如今辕朝国没有你,而他心中的郭馨儿也成了神智恍惚的太后,皇上也大权得握。那里没有他的位子,也没有值得他留恋的人,他以后大概也不会再回辕朝国了。”

    “嗯。”在南都城的所有人当中,顾清瞳最担心的就是一直疼她宠她的韩裕安,他离开了,她反倒放了心。

    “还有你那徒儿洛雪,她随恰西将军回浮云山了。”

    “她如何能走得?”顾清瞳想起洛雪,微微动容。

    “冷家的冤屈随着严相爷的事情败露已经平反了,可是她在南都城既无亲人,更无人可倚靠,就求恰西将军带她走了。”

    “跟着恰西将军走倒也好,至少此生无忧。”

    “恰西将军当初为江尚衡求情也未能令太后回心转意,因此觉得非常对不起你,把洛雪当成你来疼爱。洛雪,不会再受苦了。”

    “嗯。”顾清瞳应着,却觉曾经的闺蜜,此刻也相对无言。

    沈玉卿的手撑在桌上把玩着玉簪,独自玩得尽兴,对她们的谈话毫无反应。

    顾清瞳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虽然她心中对他有怨,可是看着他这个样子,顿觉百味杂陈。曾经的他,风华绝代,曾经的他,爱她如命,曾经的他,偏执如狂,曾经的他,阴险狡诈,可眼下的他,跟个三岁孩童一般。

    “瞳儿,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让你不那么恨太后。”

    顾清瞳霎时将眼神从沈玉卿手上收了回来,她确实还恨着郭太后,即使季宸为她辩白也不可能让她不恨她,不过她倒是想听一听那个秘密:“你说。”

    “皇上,是你亲弟弟。”

    “他跟我一母同胞,自然是亲弟弟。”季宸的话没头没脑,顾清瞳皱了眉。

    “瞳儿,我说的是,皇上是顾相爷的血脉,其实也是这个原因,阮娘才不与她闹了。当初郭太后进宫时,已怀有身孕,只是除了她身边的秦嬷嬷,无人知晓。郭太后并不是多么高尚的人,不会为了你我两个丫头苟活,但是她不能断了顾相爷的香火,所以忍辱偷生。太后不是不疼你,可是皇上才是顾相爷的儿子。所以当面临抉择之时,太后便偏向了他。”

    “我明白了。”顾清瞳点点头,如今已远离了郭太后,她心中即使有恨也无处发,不如顾好自己和孩子,她低头摸了摸隆起的肚子。

    季宸这时候才注意上她的身子,霎时惊得瞪大了眼:“你这……”

    “我和尚衡的孩子,我跟他早就行了夫妻之事。”顾清瞳神色淡淡,嘴角却带着笑,“若不是这孩子,我早就随尚衡而去。这么说来,我与郭太后也是一样的人。”

    “瞳儿……”季宸唤着她的名字,瞬间无言。

    “瞳儿?”沈玉卿听得季宸的呼唤,突然抬了头,眼神中尽是探究,“瞳儿,瞳儿在哪里?”

    顾清瞳倒是被一惊一乍的沈玉卿吓了一跳,看他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扶着腰站起来。

    季宸忙拉住要靠过去的沈玉卿:“玉卿哥哥,瞳儿就在面前,她如今有孕在身,你别吓着她。”

    “瞳儿,瞳儿回来了?”沈玉卿突然拉住季宸的手。

    “是,是是,瞳儿回来了。”季宸生怕他又发狂,连忙稳住他。

    沈玉卿得到她肯定的回答,突然哈哈一笑,狠狠地甩开她的手:“你又骗我!”

    顾清瞳看他隐隐有发狂的趋势,加之季宸也一直朝她喊让她先避开,她便绕过桌子往门外去。

    “瞳儿!”沈玉卿却突然发现了她,登时红了眼。

    顾清瞳微微侧头,沈玉卿便冲了上来抱住她:“瞳儿,瞳儿!”

    “你放开我,放开我。”顾清瞳觉得肚子突然间就痛了起来,咬着唇扒拉着沈玉卿的手。

    “瞳儿?”沈玉卿盯着她的脸,好似在确认着眼前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他心底的那个人,慢慢地,他便笑了,好像脑海里的身影跟面前的人重合了起来,“瞳儿,是你,我心里的那个人是你。”

    “沈玉卿,你,你放开我……”顾清瞳隐隐地觉得身下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有气无力道。

    季宸看到顾清瞳下裳上红了一片,心里咯噔一声,上前拉开沈玉卿将他摔到一边去,抱住已渐渐软倒在地的顾清瞳:“快来人,快来人!”

    于荣在院子外面听得里面的动静早想奔进来,听到季宸大喊,跨过栏杆就翻了进来:“怎么了?”

    待得她看清后,吓得差点说不出话来,顾清瞳已经痛得晕了过去,面色惨白,身下都是血:“快,快把她扶到床上去。于时,于时,快去请前几日备下来的产婆,快去!还有阿光,你快去找闵老爷,派人去叫江老爷和姨娘回来,快,快啊!”

    于荣虽会医术,但是没有接生过,这会儿只能掐着顾清瞳人中,希望她能醒过来。

    沈玉卿摔在地上,看着眼前人来人往,想要冲上去,最后被几个强壮的妇人赶了出去,季宸也死死地拉住他,不再让他靠近。

    “橙子……”沈玉卿看着屋内的血水一盆盆端出来,哆嗦着嘴唇,“瞳儿没死,这会儿又要被我害死了吗?”

    “玉卿哥哥,你别乱说,瞳儿不会有事的。”季宸也顾不上他怎么突然就恢复记忆了,此刻最担心的还是顾清瞳。早知道她有孕,她就不来打搅她了。眼下顾清瞳若出了事情,她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不会原谅沈玉卿。

    “清清怎么样了?”林姨娘远远地跑了进来,还差点摔倒在地,幸而江老爷扶住了她。

    江老爷看到沈玉卿和季宸就紧紧地皱了眉:“你们怎么在这儿?”

    季宸还未来得及回话,于荣跑了出来,哭丧着脸:“江老爷,姨娘。”

    “怎么了?”

    “产婆问保大人还是保孩子……”于荣辛辛苦苦替顾清瞳保胎,顾清瞳也熬了近十个月,没想到最后竟是这样的结果,顿时泪流满面。

    江老爷脚下趔趄,林姨娘也惊呆了:“什么?”

    “保,保……”江老爷抖着唇,迟迟没有下决心:那可是尚衡的孩子,他的孙儿,他怎么舍得,可是他又怎么能让顾清瞳牺牲。

    “老爷,快决定,否则大人小孩都保不住!”其中一个产婆在内吼道。

    “保孩子!”

    江老爷正要下决定,忽而听得顾清瞳撕心裂肺一声喊,登时老泪纵横,不能言语。

    “若还有孩子在,有你们宠着我也放心,可是没了孩子,我不如去死……”顾清瞳话说完,便嗷嗷叫起来。

    产婆虽然知道很残忍,不过还是听从了她的决定。

    随着一声声啼哭,江老爷已经没了主意,突然一个产婆抱了孩子出来交到他们手上:“老爷,是个公子。”

    江老爷和林姨娘哭着笑着,却看到清水进去,血水出来,那么多的血,顾清瞳终究是保不住了。

    “老爷,姨娘,你们若要见她最后一面,这会儿便进去吧,没多长时间了。”另一个产婆满手的血,出来就着清水洗了洗,哑着声音道。

    “我想看一下孩子。”顾清瞳觉得身体里的力气在一点点流失,或许下一刻就会找江尚衡去了,但是她还想看看他们的孩子。

    林姨娘小心翼翼地抱着孩子进去,泣不成声。

    顾清瞳看了看孩子,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眼睛仍是闭着的,脸上也微微有些皱,看不出是像爹还是像娘,不过这已经够了:“老爷,姨娘,你们一定要好好照顾他。”

    “会的,我们会的。”林姨娘哭得差点晕倒在她床边。

    顾清瞳微微闭了眼,手却突然被一个人狠狠地抓住了,缓缓睁眼:“沈玉卿?”

    “瞳儿,是我对不起你,我害死了江尚衡,如今又害死了你,你恨我吧骂我吧打我吧!”

    “既已如此,我恨你又有什么用?”顾清瞳偏过头去,身上每一处都痛,心里也如绞碎了一般。

    沈玉卿没想到她竟会这么讲,嘭一声跪在了地上:“江老爷,林姨娘,我恳求你们让我一起抚养这个孩子,我会把他当做亲生儿子来抚养,我会把你们当做亲生父母来孝敬。惟愿能够弥补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

    江老爷嘴唇动了动,没答应他,林姨娘却避开一步:“你没有过孩子,甚至还未成亲,你如何抚养得了一个孩子?”

    沈玉卿呆愣半晌,拉过季宸来:“我娶她,我们一起抚养他。”

    季宸早已泪眼迷蒙,虽然沈玉卿此举于她有些不公,却是点点头:“我与瞳儿同年同月同日生却不能同年同月同日死,眼下她如此,我和玉卿哥哥一定会代替她和江公子照料你们二老和小公子,只希望你们能给我们这个机会。”

    顾清瞳眼皮越来越沉,可是他们的话还是听到了耳朵里,抬了抬手,气若游丝:“老爷,姨娘,你们答应他们吧。”

    江老爷和林姨娘无奈点点头,眼看着顾清瞳的手砸了下去,屋内顿时哭成一片,那个孩子似乎也感觉到母亲的离去,哇一声哭了。

    顾清瞳眼前黑了一阵,可是身上的痛感渐渐消失,眼皮上甚至有一阵红光闪动,耳边还有熟悉的声音:“清清,清清,你醒醒啊,看看外公啊。”

    “外公?”顾清瞳侧过头,撑开眼皮。

    “清清,你真的醒了!”外公腾地站起身来,似乎是确认自己是不是眼花了,还抱着她的脸看了好一会儿,下一刻便朝外喊道,“江医生,江医生,清清她醒了,清清醒了!”

    “什么,醒了?”来的是个小护士,“没想到都成植物人了,还醒了?这都快一年了吧?”

    虽然搞不清眼前的状况,但是顾清瞳听闻医生姓江,心里便咯噔一下,可没想到竟是个女护士。

    外公却高兴得直抹眼睛:“清清,你总算醒了,不枉外公守了你这么久,江医生也照顾你一年了。”

    顾清瞳虚弱地笑了笑,她动了动手脚,有些僵硬,但是没有痛感。她没想到,她在那个世界经历了爱恨情仇,在这个世界却是睡了一年。

    “清清!”

    “尚衡?”顾清瞳刚刚被外公扶着坐起,就看到门口穿着白大褂的江尚衡,但是他留着短发,里面还穿着西装,他不是她的江尚衡。

    “原来你们真的认识啊。”外公看两个人都有些呆滞,出声提醒道。

    江尚衡看她眼中蓄满了泪水,有苦无处说,心疼得不能自已,步步走近,牵起了她的手,侧过头:“外公,我有话跟她说,你们可不可以先出去?”

    “好。”

    顾清瞳看着外公离开,愣愣地看着面前一模一样的脸,热泪从眼中滑下:“你……”

    “清清,我等了你二十几年了,终于找到你了。”

    “尚衡?”

    “我现在知道了有个词叫穿越,你这一年多定然是穿越去找我的前世了,如今你终于回来了。”

    “你都知道?”

    “是,我都知道。”

    “你知道什么,知道什么!你知不知道,这一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你知不知道,这一年我生不如死!你知不知道,若不是那个孩子,我早就随你而去!你知不知道,我给你生了个孩子,结果自己死了!”

    “你给我生了个孩子?”对于江尚衡来说,前世的事情已经比较久远,可是眼前的人是鲜活的,前世的景象也历历在目,但是孩子,他们竟然有了一个孩子。

    “是啊,可惜他既没有爹也没有娘了!”顾清瞳捶着他肩头,愤恨道。

    “我爹娘来找你了吧。”

    “他以后只有祖父祖母疼了……”顾清瞳想起那个只见过一面的孩子就哭得稀里哗啦的,曾经受过的苦痛和委屈此刻也一并爆发了出来。

    “清清,有孩子替我们孝顺爹娘,我也放心了。最重要的是,我们如今又在一起了。”

    “你个混蛋,你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你早点来找我我就不会穿越了,我就不好那么痛苦了。”

    江尚衡知道她心中痛苦,只能轻轻地安慰着她:“好,我混蛋,我流氓,但是你刚刚醒过来还要检查一□体,别哭了,嗯?”

    “我就要哭!”顾清瞳哭着哭着,看他一头短发,比不上先前俊朗,却是干净利落,她爱的人,兜兜转转,最终还是跟她在一块儿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好了,会笑就好了。我给你检查一□体。”江尚衡说着让她平躺着,给她仔仔细细检查过没有问题,第二天就请了假送她出院。

    外公很紧张顾清瞳,不过他看眼前的江医生比他更紧张,而且江医生都任劳任怨地照顾顾清瞳一年多了,他便在他的请求下将自己的外孙女给“卖”了,同意他带她回去照顾。

    顾清瞳从医院里出来就一直由他抱着,怎么也不肯从他怀中出来,江尚衡只好一路抱着她回家。

    “江医生,这是你家呀?”顾清瞳瞪着眼前的复古民居。

    一路上,江尚衡大致地跟她说了他从出生到如今的生活,她已经知道他出生在医生世家,从小就开始寻找她,但是找了二十几年都没找着她,便有些心灰意冷也有些疏忽。结果,不怎么关注娱乐节目又远在千里之外的他直到一年前才知道有个叫顾清瞳的摔成了植物人。确定是她之后,他便申请调了过来,这一照顾就是一年多。

    江尚衡听着她中气十足地叫他江医生,故意拉开两个人的距离,苦笑一下:“是啊,这也是江太太的家。”

    “谁是江太太啊?”顾清瞳从他兜里掏出钥匙,开了门进去,仍旧挂在他身上。

    “爸爸,这是谁?”

    顾清瞳一惊,看到一个小男孩站在房间门口,手里还举着一把大水枪:“江尚衡,你个混蛋!”

    江尚衡看她“蹭”地从他怀中挣了开去,怒目瞪着他,眼中尽是受伤:“清清……”

    “爸爸,这个姐姐好粗鲁。”小男孩端着水枪就朝顾清瞳扫射过来。

    “猫猫,你先出去,爸爸有话跟她说。”江尚衡忙挡在她面前,沉了脸。

    小男孩看从来都是好言好语的江尚衡拉下了脸,瞪了顾清瞳一眼,哼哼一声跑了出去。

    顾清瞳却只觉心都碎了,再一看身上被那熊孩子的水枪喷湿了,顿时欲哭无泪。

    “清清,你听我说。”

    “你连孩子都有了,还让我听你说什么!”顾清瞳被室内的空调一吹,顿觉冷意漫到了全身。

    江尚衡狠狠地咒骂了自己一声,上前抱住她:“清清……”

    “谁是你的清清!”

    “你不就是我的清清吗?我等了你二十几年了,你连解释的机会都不肯给我吗?”

    “那你说!”

    “他是我哥哥的儿子,但是我哥哥嫂子前年因车祸过世了,他便跟着我,平时喊我小爸爸,今日大概是故意的才喊我爸爸。”

    “不喊叔叔喊爸爸,还真是故意的!”顾清瞳破涕为笑。

    “我不是在做梦吧?”

    “当然不是,虽然我也像在做梦一般,但是清清,我们终于又在一起了。”江尚衡紧紧地抱住她,发觉她身上微冷,抱了她到里面的房间。

    顾清瞳尚未应他,就被他打横抱起,他连抱她的姿势都没变。她回来,他也来了,他们真的又在一起了。

    “尚衡。”顾清瞳紧紧地环住他的脖颈,“尚衡,告诉我,告诉我,我不是在做梦。”

    “清清,你不是在做梦,我爱你。”江尚衡在她唇边落想一吻,可是这一吻便再也停不下来。

    顾清瞳也疯狂地回应着他。

    忽而,江尚衡直起身子,利落地脱尽了身上的衣服。她不是第一次看他的身体,但是他比之前更精壮,古铜色的肌、肤,身材比例几乎完美,还有胯、间那隆起,都让她难以忽视。即使隔着裤子,她也感觉到了他强烈的渴、望。

    那鲜红一抹顺着汁液从蜜、穴里淌出,落在被单上,晕开一片嫣红。

    江尚衡越发蛮横,在来过一次后,竟然不顾她还是第一次,又来了一次。

    可怜顾清瞳不知他如今就是一头饿坏了的狼,只能一次次承受他的贯穿。

    江尚衡一遍遍地吻过她的眉眼,在她体、内疯狂,一次次将自己与她送上巅峰。

    皎洁的月光洒进房内,也洒在床上纠、缠的身躯上。父母,孩子,朋友,既然已留在那个世界,那么就留在那里,留在心底,在这个世界,只有相爱的他们。

    他们再也不会分离。

    作者有话要说:

    嗯,尚哥哥没有领盒饭,私以为,这是最好的结局。

    然后,最后的那一段肉,大概有1000多字,为了防止被锁,所以打算当做福利发给大家看。要看的亲请留下你的邮箱,等我修改完之后就会发送过来的,么么哒~

    再然后,这收藏本来就不多了,求不要删收藏,嘤嘤嘤~

    安家致谢

    《古代试婚女》从2013年6月11号开始发表,到这里就算正式完结啦,到今天正好两个月。

    这本书可以说是某安最不满意的一篇文了,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有许多不足之处,以后会修一下前面的章节,但是不会影响整体剧情。到时候可别介意我伪更呀,么么哒~

    感谢砸雷支持的m、kikiathena、小狐狸、万俟、猫猫等等;

    在此感谢章章留评支持的jc、猫猫和墨色无疆;

    感谢经常留评的kikiathena、芒果香、m、翎、小硬币、silenceyan、小狐狸、万俟、蓝洛、梦别西周、小笼包、女仔mm、miumiu、半生的香蕉、寒小夭、莫澜、西贝、卡拉猫cara、林肯公园、小迷糊仙 等等;

    感谢所有买vip支持正版的读者和收藏某安的*作者专栏支持的读者;

    还要严重一直关照某安的*编辑皓渊。

    以上要特别感谢kikiathena、jc、猫猫、芒果香、m、墨色无疆的长期支持。

    没有你们,就没有某安如今的成绩。

    也谢谢正在看书的你,谢谢支持。

    本书有诸多不尽人意之处,我一直知道,感谢所有朋友的建议和包容。

    这本书写完要休息两个月,求收藏作者专栏,酱紫,等下次某安开文就可以第一时间知道啦,点下面的专栏条穿越就可以去收藏了哦,么么哒~

    她的孩子未出世就没了父亲,而她,也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着,

    想到江尚衡,顾清瞳此刻浑身都如刺痛一般,但是心里更痛,生理上的痛完全比不得心理上的创伤。

    江尚衡于她而言,不仅是恋人,他是她与这个时空的联系,牵着她往前走,带着她朝前迈。他是她的一切。

    她与江尚衡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从陌生人到恋人,从不爱到相爱,也没有多么轰轰烈烈的经历,更没有山盟海誓,更多的是心灵相通的默契。

    自从他离开,他曾说过的话,曾做过的动作,越发明晰。每一日,她都在盼,盼着与他重逢,盼着与他耳鬓厮磨,盼着与他携手今生。

    她盼了这么久,每天都忐忑又甜蜜地盼着,可是她盼来的是什么?

    期盼成空,什么都是空的,这些消息听在耳畔,真真假假,只要这一个是真的,其他的都无意义。

    于荣看她哭得肝肠寸断,天昏地暗,却咬着唇不肯发出半点声音,自己也说不出半句话来安慰她,只能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不过她腹中还有孩子,应当不会寻死,应当不会。

    闵老爷看她什么话都听不进去,只是躺在床上无声地流泪,暗暗握了握拳,吩咐早已站在他身后的闵夫人和小女儿:“夫人,你们照顾她,我出去探听恩公的消息,千万不能让她出事。”

    “知道了,老爷。”闵夫人瞧着这姑娘不过跟自己女儿差不多大,却命途多舛,从小遭受的苦难比她这辈子还多,真真是心疼。可惜她不是她的亲母,这样的姑娘,若是她,必定捧在手心里当宝。可她的亲母反倒还害她,也讶异于这个世界上竟有这么狠心的母亲。

    顾清瞳默默地哭了不知多久,最后竟哭得晕了过去。

    在梦中,江尚衡仍是鲜活的。从初识到相恋,每一个细节都那么清晰。

    她一直是个惜命的人,在这个世界也一直小心翼翼,唯恐出错。也只有面对他时,是别样的轻松和缠绵。

    他和她一样,在感情方面都是一张白纸。所以,两个人都不会说情话,江尚衡更是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的心意。就像开始的时候,他总是纠缠她却前前后后只会拿婚约书来说话。直到后来他被逼急了,才吐露了他的真实想法。

    他会暗地里去看一些书以了解女子的想法,学习该怎么跟女子相处,只为了能让她高兴。

    他也会暗地里将瑞王对她的加害挡在外面,将沈玉卿甩在后头。

    他不过是个侯府世子,还是不被嫡母喜欢的世子,庶子成嫡,于他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他小时候受过的苦,不比她少。他曾受过的苛待,若不是林姨娘,顾清瞳这辈子都不会知道。

    但是,他的回眸,他的浅笑,他的呢喃,他喊她顾清娘,叫她顾姑娘,唤她清清,他的神情,他的言语,一点一滴,皆在心头。

    顾清瞳在梦中仍是泪流满面,拳头攥着身下的被单,那拧起的眉头,看得于荣更加不忍。可是她也只能用参茶润着她干燥惨白的唇,一日日呼唤着她起身,时刻提醒着她腹中还有江公子留下的血脉。

    是了,她还有尚衡留下的孩子。

    顾清瞳终于听清了于荣急切的话语,她的手放在平坦的小腹上:那里有一个生命,是她和江尚衡共有的。他离开了,但是留下了一个孩子。这是他给她的礼物,他不能再陪着她,就留下一个孩子来陪她。

    他们的结晶,他们的孩子,她应该好好爱他,爱他,就是爱他。

    守在床前的于荣看她终于醒了,一边让于时去请闵夫人,一边让于光端了温着的清粥小菜进来:“姐姐,你已昏睡了两日了,这会儿必定饿了,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顾清瞳喉咙疼痛不已,本不想吃,看着于荣期盼的眼神,点点头。

    温热的粥吃在嘴里没什么味道,即使是看起来很可口的小菜也味同嚼蜡,不过,她还是一口一口地吃了下去。她的手一直放在小腹上,她为了孩子,为了江尚衡,也要顾好自己的身子。

    闵夫人到门口时就看到她眼睛红肿,眼中还有热泪,却一点点地逼自己喝了粥吃了小菜,分外心酸,便一转身站到走廊边上开始抹眼泪。远远的,她看到闵老爷领着一对夫妇大步往这边走:“老爷,你将恩公带来了?”

    顾清瞳听得她的声音,手上的银匙子哐当一声就落在了地上,踉踉跄跄地往门口去:“江叔叔,林姨娘。”

    她在冲出来的那一刻还希冀着江尚衡的死讯只是个乌龙,可是她看到江老爷手上的红布包时,刚刚黏起的一颗心又摔得粉碎。那是一个罐子的形状,里面是他吗?

    她恍恍惚惚地从江老爷手中接过那个瓦罐,他告诉她,那是江尚衡的骨灰。

    他竟然,真的死了。

    这一刻,她即使想自欺欺人都不能。

    不如不要醒来,不如不要醒来。

    不如一直在梦中,不如一直在梦中。

    不如从未来过这个世界,不如从未认识过这样一个人。

    江老爷看她颓坐在地上,嘴巴张张合合还解释着自己为什么来晚了,为什么江尚衡最后还是付出了生命。

    因为林姨娘白发人送黑发人,承受不了两次丧子之痛,所以她病了,为了给她治病,在路上耽搁了半个多月。

    因为曾经的镇远侯没有给蒙冤的顾相爷求情,林姨娘的娘家是郭太后的仇人;因为太后听到顾清瞳的死讯,越发觉得对不起顾相爷,神智恍惚;因为沈玉卿不肯相信顾清瞳已死,自己逼疯了自己;因为他们觉得,江尚衡就该给顾清瞳陪葬;因为郭太后和沈玉卿要用江尚衡的死来弥补他们扭曲的悔意,他们再也听不下朝臣的劝谏,甚至听不到江尚衡最后说出的顾清瞳未死真相——江尚衡,终究还是死了。

    顾清瞳眼前是迷蒙的人影,耳朵里是痛心疾首的哭诉,嘭地一声,她觉得这个世界霎时变得面目可憎起来。

    原来,江尚衡的死,跟她也是脱不了关系的。

    她一度觉得呼吸濒临衰竭,她的眼睛已经哭得干涩,也没有痛哭失声,她精疲力竭,已经没有力气哭泣,也没有力气说话。

    她坐在地上,怎么不肯起来,但是她觉得只是眼前的窗子都像海洋一般大到无边,而她就像渺小的蝼蚁,她觉得她不过在这个世界苟延残喘。

    生死两茫茫,何处话凄凉。

    她迷迷糊糊地,又哭得睡了过去,但是她睡眠极浅,能听清身边每一个人的话语,但是她一直在做噩梦。江尚衡满身是血,朝她伸出了手,他欲言又止,她奔跑而上,可总在最后要拥抱住的时候化为泡影。

    当天夜里,顾清瞳便发起了高烧。

    江尚衡的骨灰一直抱在她怀里,她怎么也不肯撒手,她感觉得到额头上冷的热的布巾子。她晓得自己生病了发烧了,可是她不愿醒来,因为一醒来,就只有他留下的一抔尘土,但是在梦中,起码还有一身带血的他,虽然她总是捉不到他,甚至连他的手指也捏不到。

    闵夫人一直在她耳边,跟她说,她若再不好转,孩子就保不住了;林姨娘也一直握着她的手,跟她说,她若不醒来,江尚衡怎么能安安心心地走。

    肚子,好像突然疼了起来。

    似乎是孩子在跟她抗议,抗议母亲的疏忽,抗议母亲的颓废,抗议母亲无声的抛弃。

    顾清瞳放开江尚衡的骨灰,腹中越发痛起来,最后嘴里灌进了一碗苦到极致的药才好了。

    药里似乎放了安神的药物,这一次,她是彻底睡去,没有噩梦,没有江尚衡,她什么都没有梦到。

    转眼就到了冬天,顾清瞳已不似先前撕心裂肺,泪流不止,但是她还是逃避江尚衡已死这个事实。

    因为顾清瞳不肯远离了他,江尚衡的骨灰就埋在院子里的木芙蓉树下。江老爷虽然想着死者入土为安,可她腹中还怀着孩子,便由着她。

    她现在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甚至连院子的门都很少跨出去,便每日看着他。

    顾清瞳看着院中,因为下了雪,整个延兴城都覆盖了一层纯白色,而飘扬的雪花就像无休无止一般不肯停歇。

    入了冬之后,恰西将军留给她的十几个孩子便没在跟着闵老爷走镖,第一次在浮云山之外的地方看到下雪令他们分外欢欣。况且天气不算太冷,年纪小的他们便在院子里玩雪嬉戏,年纪大一点的就仗着自己一身功夫相互掷雪球为乐。

    冬天来了,春天自是不远。

    顾清瞳想起来,她来到这里时也是春天。她初次见江尚衡,是在湖边,他救了她。她摸了摸唇瓣,那温热的感觉还在。院子里的墓碑雕刻并不精细,但是她觉得她看着它,就像他也在看着她。

    墓碑上盖了一层薄薄的雪,她便上前给他拭去,顺便跟他说说话。孩子已经快七个月了,到了春天,孩子就该出世了。

    春天,她并不盼望,但是,她和江尚衡的孩子,她还是盼望的。

    顾清瞳的手柔柔地揉着肚子,安抚着不安分的孩子,他总爱踢她,让她不那么寂寞。或许是个男孩呢,跟江尚衡一样温润如玉的男孩,她这么想着。

    渐渐的,结冰的河流开始解冻,春江水暖,院中的水塘也已肉眼可辨的速度涨了起来。木芙蓉的花期是九月,因此走廊外边的一排木芙蓉此刻还是光秃的,但是池塘边上的桃花梨花也在枝头热闹着,金黄色的迎春花都快开败了。已是暮春,挂在藤架上的紫罗兰冒出了绿意,就像碧色的挂饰,令人赏心悦目。

    顾清瞳从去岁秋起就跟着林姨娘学绣花做小衣服,虽然眼下她绣花还是难看,小衣服却是十几天就能做一套了。手上已经不知是第几套小衣服了,但是快完工了,顾清瞳看着自己辛勤的成果格外高兴。

    远远的,于荣看到她嘴角勾着平静的笑,都不忍心打搅这静好的画面,但是还有人在等着见她。将到临盆期,于荣生怕刺激到她,可是来人求了她好久,非要见她。江老爷和林姨娘去庙里祈福了,此刻府中无人,她也只能去征求顾清瞳的意见。

    “荣儿,怎么了?”顾清瞳收了针线,就看到于荣倚在门边,皱着小小的眉头。

    “姐姐……”于荣咬着唇,欲言又止。

    “说呀,是不是看上哪个小公子了,让闵老爷给你说说去?”顾清瞳笑着打趣道。

    这不是顾清瞳第一次开她玩笑了,但是之前每一次于荣都会红着脸跑开,今次脸上却为难,顾清瞳便收了笑脸:“荣儿,发生什么事了?”

    “姐姐,有个叫沈玉卿的公子和叫季宸的姑娘要见你。”

    顾清瞳听到沈玉卿的名字,手里刚叠好的小衣服就滑到了地上。

    “姐姐,你不想见他们,我去回了他们。”于荣见她如此,转身就走。

    “不,荣儿,你让他们进来。”顾清瞳狠狠地咬了下唇,一字一顿道。

    顾清瞳按着腰站起来,走到门边去,果然没多会儿,于荣就领着一男一女进来了。季宸还是原来那个样子,看到她便满眼的急切,可是她手里还扶着沈玉卿,不能奔上前来。她看着沈玉卿,眼神呆滞,口中却念念有词,似乎是傻了。

    “瞳儿。”季宸走近后,轻轻地唤了她一声,泪如雨下。

    顾清瞳侧过身,将他们让进屋来,自己则走过去坐在桌边。

    季宸扶着沈玉卿也坐下,张了张嘴,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毕竟顾清瞳对季宸还是有情意的,虽然不愿见沈玉卿,她也不能给季宸脸色看,缓了缓心中的愤懑才道。

    “我当初听江公子说你未死,在恭岳待着呢,虽然太后和玉卿哥哥都不信,可我是信的。因为我记得顾相爷曾经救过一个恭岳人,姓闵,那闵老爷还是我娘的远房表亲,所以我记得更深刻些。玉卿哥哥听闻你的死讯,整个人就跟疯了一般,后来他替你报了仇就发了一场高热,阮娘好不容易将他从鬼门关拉回来,但是人已经傻了。不过也有大夫说他是失忆了,而且回避他曾经历的一切。”季宸看顾清瞳因为江尚衡的事情还是不肯原谅沈玉卿,连听说他病了都没什么感触,心中默默叹了口气继续道“他的身子直到今年初春才好,可是当今皇上越发容不得他,阮娘被皇上遣送回云穹了,我看他不能回云穹,就带着他来找你。我晓得闵老爷在延兴城,就一路往这边来,不过我是看到了恰西将军留的那几个孩子进出才问出来你住在这儿。”

    “嗯。”顾清瞳看着沈玉卿确实是傻了,虽然样貌仍旧俊美无双,可是一双眼睛毫无灵气。他手里一直把玩着一支玉簪,那是她的玉簪,他嘴巴嗡动着。她靠得近些才知道他一声声喃喃着“瞳儿,瞳儿……”可她就坐在他面前,他都不认得她了。

    “瞳儿,他是太爱你了,才做下那些事情。至于江公子,我真的……”

    “橙子,我义父如何了?”顾清瞳不欲听她为沈玉卿解释,打断她。

    季宸的神情滞了滞,才缓缓道:“韩阁主奉皇上之命送阮娘回云穹,如今辕朝国没有你,而他心中的郭馨儿也成了神智恍惚的太后,皇上也大权得握。那里没有他的位子,也没有值得他留恋的人,他以后大概也不会再回辕朝国了。”

    “嗯。”在南都城的所有人当中,顾清瞳最担心的就是一直疼她宠她的韩裕安,他离开了,她反倒放了心。

    “还有你那徒儿洛雪,她随恰西将军回浮云山了。”

    “她如何能走得?”顾清瞳想起洛雪,微微动容。

    “冷家的冤屈随着严相爷的事情败露已经平反了,可是她在南都城既无亲人,更无人可倚靠,就求恰西将军带她走了。”

    “跟着恰西将军走倒也好,至少此生无忧。”

    “恰西将军当初为江尚衡求情也未能令太后回心转意,因此觉得非常对不起你,把洛雪当成你来疼爱。洛雪,不会再受苦了。”

    “嗯。”顾清瞳应着,却觉曾经的闺蜜,此刻也相对无言。

    沈玉卿的手撑在桌上把玩着玉簪,独自玩得尽兴,对她们的谈话毫无反应。

    顾清瞳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虽然她心中对他有怨,可是看着他这个样子,顿觉百味杂陈。曾经的他,风华绝代,曾经的他,爱她如命,曾经的他,偏执如狂,曾经的他,阴险狡诈,可眼下的他,跟个三岁孩童一般。

    “瞳儿,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让你不那么恨太后。”

    顾清瞳霎时将眼神从沈玉卿手上收了回来,她确实还恨着郭太后,即使季宸为她辩白也不可能让她不恨她,不过她倒是想听一听那个秘密:“你说。”

    “皇上,是你亲弟弟。”

    “他跟我一母同胞,自然是亲弟弟。”季宸的话没头没脑,顾清瞳皱了眉。

    “瞳儿,我说的是,皇上是顾相爷的血脉,其实也是这个原因,阮娘才不与她闹了。当初郭太后进宫时,已怀有身孕,只是除了她身边的秦嬷嬷,无人知晓。郭太后并不是多么高尚的人,不会为了你我两个丫头苟活,但是她不能断了顾相爷的香火,所以忍辱偷生。太后不是不疼你,可是皇上才是顾相爷的儿子。所以当面临抉择之时,太后便偏向了他。”

    “我明白了。”顾清瞳点点头,如今已远离了郭太后,她心中即使有恨也无处发,不如顾好自己和孩子,她低头摸了摸隆起的肚子。

    季宸这时候才注意上她的身子,霎时惊得瞪大了眼:“你这……”

    “我和尚衡的孩子,我跟他早就行了夫妻之事。”顾清瞳神色淡淡,嘴角却带着笑,“若不是这孩子,我早就随尚衡而去。这么说来,我与郭太后也是一样的人。”

    “瞳儿……”季宸唤着她的名字,瞬间无言。

    “瞳儿?”沈玉卿听得季宸的呼唤,突然抬了头,眼神中尽是探究,“瞳儿,瞳儿在哪里?”

    顾清瞳倒是被一惊一乍的沈玉卿吓了一跳,看他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扶着腰站起来。

    季宸忙拉住要靠过去的沈玉卿:“玉卿哥哥,瞳儿就在面前,她如今有孕在身,你别吓着她。”

    “瞳儿,瞳儿回来了?”沈玉卿突然拉住季宸的手。

    “是,是是,瞳儿回来了。”季宸生怕他又发狂,连忙稳住他。

    沈玉卿得到她肯定的回答,突然哈哈一笑,狠狠地甩开她的手:“你又骗我!”

    顾清瞳看他隐隐有发狂的趋势,加之季宸也一直朝她喊让她先避开,她便绕过桌子往门外去。

    “瞳儿!”沈玉卿却突然发现了她,登时红了眼。

    顾清瞳微微侧头,沈玉卿便冲了上来抱住她:“瞳儿,瞳儿!”

    “你放开我,放开我。”顾清瞳觉得肚子突然间就痛了起来,咬着唇扒拉着沈玉卿的手。

    “瞳儿?”沈玉卿盯着她的脸,好似在确认着眼前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他心底的那个人,慢慢地,他便笑了,好像脑海里的身影跟面前的人重合了起来,“瞳儿,是你,我心里的那个人是你。”

    “沈玉卿,你,你放开我……”顾清瞳隐隐地觉得身下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有气无力道。

    季宸看到顾清瞳下裳上红了一片,心里咯噔一声,上前拉开沈玉卿将他摔到一边去,抱住已渐渐软倒在地的顾清瞳:“快来人,快来人!”

    于荣在院子外面听得里面的动静早想奔进来,听到季宸大喊,跨过栏杆就翻了进来:“怎么了?”

    待得她看清后,吓得差点说不出话来,顾清瞳已经痛得晕了过去,面色惨白,身下都是血:“快,快把她扶到床上去。于时,于时,快去请前几日备下来的产婆,快去!还有阿光,你快去找闵老爷,派人去叫江老爷和姨娘回来,快,快啊!”

    于荣虽会医术,但是没有接生过,这会儿只能掐着顾清瞳人中,希望她能醒过来。

    沈玉卿摔在地上,看着眼前人来人往,想要冲上去,最后被几个强壮的妇人赶了出去,季宸也死死地拉住他,不再让他靠近。

    “橙子……”沈玉卿看着屋内的血水一盆盆端出来,哆嗦着嘴唇,“瞳儿没死,这会儿又要被我害死了吗?”

    “玉卿哥哥,你别乱说,瞳儿不会有事的。”季宸也顾不上他怎么突然就恢复记忆了,此刻最担心的还是顾清瞳。早知道她有孕,她就不来打搅她了。眼下顾清瞳若出了事情,她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不会原谅沈玉卿。

    “清清怎么样了?”林姨娘远远地跑了进来,还差点摔倒在地,幸而江老爷扶住了她。

    江老爷看到沈玉卿和季宸就紧紧地皱了眉:“你们怎么在这儿?”

    季宸还未来得及回话,于荣跑了出来,哭丧着脸:“江老爷,姨娘。”

    “怎么了?”

    “产婆问保大人还是保孩子……”于荣辛辛苦苦替顾清瞳保胎,顾清瞳也熬了近十个月,没想到最后竟是这样的结果,顿时泪流满面。

    江老爷脚下趔趄,林姨娘也惊呆了:“什么?”

    “保,保……”江老爷抖着唇,迟迟没有下决心:那可是尚衡的孩子,他的孙儿,他怎么舍得,可是他又怎么能让顾清瞳牺牲。

    “老爷,快决定,否则大人小孩都保不住!”其中一个产婆在内吼道。

    “保孩子!”

    江老爷正要下决定,忽而听得顾清瞳撕心裂肺一声喊,登时老泪纵横,不能言语。

    “若还有孩子在,有你们宠着我也放心,可是没了孩子,我不如去死……”顾清瞳话说完,便嗷嗷叫起来。

    产婆虽然知道很残忍,不过还是听从了她的决定。

    随着一声声啼哭,江老爷已经没了主意,突然一个产婆抱了孩子出来交到他们手上:“老爷,是个公子。”

    江老爷和林姨娘哭着笑着,却看到清水进去,血水出来,那么多的血,顾清瞳终究是保不住了。

    “老爷,姨娘,你们若要见她最后一面,这会儿便进去吧,没多长时间了。”另一个产婆满手的血,出来就着清水洗了洗,哑着声音道。

    “我想看一下孩子。”顾清瞳觉得身体里的力气在一点点流失,或许下一刻就会找江尚衡去了,但是她还想看看他们的孩子。

    林姨娘小心翼翼地抱着孩子进去,泣不成声。

    顾清瞳看了看孩子,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眼睛仍是闭着的,脸上也微微有些皱,看不出是像爹还是像娘,不过这已经够了:“老爷,姨娘,你们一定要好好照顾他。”

    “会的,我们会的。”林姨娘哭得差点晕倒在她床边。

    顾清瞳微微闭了眼,手却突然被一个人狠狠地抓住了,缓缓睁眼:“沈玉卿?”

    “瞳儿,是我对不起你,我害死了江尚衡,如今又害死了你,你恨我吧骂我吧打我吧!”

    “既已如此,我恨你又有什么用?”顾清瞳偏过头去,身上每一处都痛,心里也如绞碎了一般。

    沈玉卿没想到她竟会这么讲,嘭一声跪在了地上:“江老爷,林姨娘,我恳求你们让我一起抚养这个孩子,我会把他当做亲生儿子来抚养,我会把你们当做亲生父母来孝敬。惟愿能够弥补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

    江老爷嘴唇动了动,没答应他,林姨娘却避开一步:“你没有过孩子,甚至还未成亲,你如何抚养得了一个孩子?”

    沈玉卿呆愣半晌,拉过季宸来:“我娶她,我们一起抚养他。”

    季宸早已泪眼迷蒙,虽然沈玉卿此举于她有些不公,却是点点头:“我与瞳儿同年同月同日生却不能同年同月同日死,眼下她如此,我和玉卿哥哥一定会代替她和江公子照料你们二老和小公子,只希望你们能给我们这个机会。”

    顾清瞳眼皮越来越沉,可是他们的话还是听到了耳朵里,抬了抬手,气若游丝:“老爷,姨娘,你们答应他们吧。”

    江老爷和林姨娘无奈点点头,眼看着顾清瞳的手砸了下去,屋内顿时哭成一片,那个孩子似乎也感觉到母亲的离去,哇一声哭了。

    顾清瞳眼前黑了一阵,可是身上的痛感渐渐消失,眼皮上甚至有一阵红光闪动,耳边还有熟悉的声音:“清清,清清,你醒醒啊,看看外公啊。”

    “外公?”顾清瞳侧过头,撑开眼皮。

    “清清,你真的醒了!”外公腾地站起身来,似乎是确认自己是不是眼花了,还抱着她的脸看了好一会儿,下一刻便朝外喊道,“江医生,江医生,清清她醒了,清清醒了!”

    “什么,醒了?”来的是个小护士,“没想到都成植物人了,还醒了?这都快一年了吧?”

    虽然搞不清眼前的状况,但是顾清瞳听闻医生姓江,心里便咯噔一下,可没想到竟是个女护士。

    外公却高兴得直抹眼睛:“清清,你总算醒了,不枉外公守了你这么久,江医生也照顾你一年了。”

    顾清瞳虚弱地笑了笑,她动了动手脚,有些僵硬,但是没有痛感。她没想到,她在那个世界经历了爱恨情仇,在这个世界却是睡了一年。

    “清清!”

    “尚衡?”顾清瞳刚刚被外公扶着坐起,就看到门口穿着白大褂的江尚衡,但是他留着短发,里面还穿着西装,他不是她的江尚衡。

    “原来你们真的认识啊。”外公看两个人都有些呆滞,出声提醒道。

    江尚衡看她眼中蓄满了泪水,有苦无处说,心疼得不能自已,步步走近,牵起了她的手,侧过头:“外公,我有话跟她说,你们可不可以先出去?”

    “好。”

    顾清瞳看着外公离开,愣愣地看着面前一模一样的脸,热泪从眼中滑下:“你……”

    “清清,我等了你二十几年了,终于找到你了。”

    “尚衡?”

    “我现在知道了有个词叫穿越,你这一年多定然是穿越去找我的前世了,如今你终于回来了。”

    “你都知道?”

    “是,我都知道。”

    “你知道什么,知道什么!你知不知道,这一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你知不知道,这一年我生不如死!你知不知道,若不是那个孩子,我早就随你而去!你知不知道,我给你生了个孩子,结果自己死了!”

    “你给我生了个孩子?”对于江尚衡来说,前世的事情已经比较久远,可是眼前的人是鲜活的,前世的景象也历历在目,但是孩子,他们竟然有了一个孩子。

    “是啊,可惜他既没有爹也没有娘了!”顾清瞳捶着他肩头,愤恨道。

    “我爹娘来找你了吧。”

    “他以后只有祖父祖母疼了……”顾清瞳想起那个只见过一面的孩子就哭得稀里哗啦的,曾经受过的苦痛和委屈此刻也一并爆发了出来。

    “清清,有孩子替我们孝顺爹娘,我也放心了。最重要的是,我们如今又在一起了。”

    “你个混蛋,你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你早点来找我我就不会穿越了,我就不好那么痛苦了。”

    江尚衡知道她心中痛苦,只能轻轻地安慰着她:“好,我混蛋,我流氓,但是你刚刚醒过来还要检查一□体,别哭了,嗯?”

    “我就要哭!”顾清瞳哭着哭着,看他一头短发,比不上先前俊朗,却是干净利落,她爱的人,兜兜转转,最终还是跟她在一块儿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好了,会笑就好了。我给你检查一□体。”江尚衡说着让她平躺着,给她仔仔细细检查过没有问题,第二天就请了假送她出院。

    外公很紧张顾清瞳,不过他看眼前的江医生比他更紧张,而且江医生都任劳任怨地照顾顾清瞳一年多了,他便在他的请求下将自己的外孙女给“卖”了,同意他带她回去照顾。

    顾清瞳从医院里出来就一直由他抱着,怎么也不肯从他怀中出来,江尚衡只好一路抱着她回家。

    “江医生,这是你家呀?”顾清瞳瞪着眼前的复古民居。

    一路上,江尚衡大致地跟她说了他从出生到如今的生活,她已经知道他出生在医生世家,从小就开始寻找她,但是找了二十几年都没找着她,便有些心灰意冷也有些疏忽。结果,不怎么关注娱乐节目又远在千里之外的他直到一年前才知道有个叫顾清瞳的摔成了植物人。确定是她之后,他便申请调了过来,这一照顾就是一年多。

    江尚衡听着她中气十足地叫他江医生,故意拉开两个人的距离,苦笑一下:“是啊,这也是江太太的家。”

    “谁是江太太啊?”顾清瞳从他兜里掏出钥匙,开了门进去,仍旧挂在他身上。

    “爸爸,这是谁?”

    顾清瞳一惊,看到一个小男孩站在房间门口,手里还举着一把大水枪:“江尚衡,你个混蛋!”

    江尚衡看她“蹭”地从他怀中挣了开去,怒目瞪着他,眼中尽是受伤:“清清……”

    “爸爸,这个姐姐好粗鲁。”小男孩端着水枪就朝顾清瞳扫射过来。

    “猫猫,你先出去,爸爸有话跟她说。”江尚衡忙挡在她面前,沉了脸。

    小男孩看从来都是好言好语的江尚衡拉下了脸,瞪了顾清瞳一眼,哼哼一声跑了出去。

    顾清瞳却只觉心都碎了,再一看身上被那熊孩子的水枪喷湿了,顿时欲哭无泪。

    “清清,你听我说。”

    “你连孩子都有了,还让我听你说什么!”顾清瞳被室内的空调一吹,顿觉冷意漫到了全身。

    江尚衡狠狠地咒骂了自己一声,上前抱住她:“清清……”

    “谁是你的清清!”

    “你不就是我的清清吗?我等了你二十几年了,你连解释的机会都不肯给我吗?”

    “那你说!”

    “他是我哥哥的儿子,但是我哥哥嫂子前年因车祸过世了,他便跟着我,平时喊我小爸爸,今日大概是故意的才喊我爸爸。”

    “不喊叔叔喊爸爸,还真是故意的!”顾清瞳破涕为笑。

    “我不是在做梦吧?”

    “当然不是,虽然我也像在做梦一般,但是清清,我们终于又在一起了。”江尚衡紧紧地抱住她,发觉她身上微冷,抱了她到里面的房间。

    顾清瞳尚未应他,就被他打横抱起,他连抱她的姿势都没变。她回来,他也来了,他们真的又在一起了。

    “尚衡。”顾清瞳紧紧地环住他的脖颈,“尚衡,告诉我,告诉我,我不是在做梦。”

    “清清,你不是在做梦,我爱你。”江尚衡在她唇边落想一吻,可是这一吻便再也停不下来。

    顾清瞳也疯狂地回应着他。

    忽而,江尚衡直起身子,利落地脱尽了身上的衣服。她不是第一次看他的身体,但是他比之前更精壮,古铜色的肌、肤,身材比例几乎完美,还有胯、间那隆起,都让她难以忽视。即使隔着裤子,她也感觉到了他强烈的渴、望。

    那鲜红一抹顺着汁液从蜜、穴里淌出,落在被单上,晕开一片嫣红。

    江尚衡越发蛮横,在来过一次后,竟然不顾她还是第一次,又来了一次。

    可怜顾清瞳不知他如今就是一头饿坏了的狼,只能一次次承受他的贯穿。

    江尚衡一遍遍地吻过她的眉眼,在她体、内疯狂,一次次将自己与她送上巅峰。

    皎洁的月光洒进房内,也洒在床上纠、缠的身躯上。父母,孩子,朋友,既然已留在那个世界,那么就留在那里,留在心底,在这个世界,只有相爱的他们。

    他们再也不会分离。

    作者有话要说:

    嗯,尚哥哥没有领盒饭,私以为,这是最好的结局。

    然后,最后的那一段肉,大概有1000多字,为了防止被锁,所以打算当做福利发给大家看。要看的亲请留下你的邮箱,等我修改完之后就会发送过来的,么么哒~

    再然后,这收藏本来就不多了,求不要删收藏,嘤嘤嘤~

    安家致谢

    《古代试婚女》从2013年6月11号开始发表,到这里就算正式完结啦,到今天正好两个月。

    这本书可以说是某安最不满意的一篇文了,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有许多不足之处,以后会修一下前面的章节,但是不会影响整体剧情。到时候可别介意我伪更呀,么么哒~

    感谢砸雷支持的m、kikiathena、小狐狸、万俟、猫猫等等;

    在此感谢章章留评支持的jc、猫猫和墨色无疆;

    感谢经常留评的kikiathena、芒果香、m、翎、小硬币、silenceyan、小狐狸、万俟、蓝洛、梦别西周、小笼包、女仔mm、miumiu、半生的香蕉、寒小夭、莫澜、西贝、卡拉猫cara、林肯公园、小迷糊仙 等等;

    感谢所有买vip支持正版的读者和收藏某安的*作者专栏支持的读者;

    还要严重一直关照某安的*编辑皓渊。

    以上要特别感谢kikiathena、jc、猫猫、芒果香、m、墨色无疆的长期支持。

    没有你们,就没有某安如今的成绩。

    也谢谢正在看书的你,谢谢支持。

    本书有诸多不尽人意之处,我一直知道,感谢所有朋友的建议和包容。

    这本书写完要休息两个月,求收藏作者专栏,酱紫,等下次某安开文就可以第一时间知道啦,点下面的专栏条穿越就可以去收藏了哦,么么哒~

章节目录

古代试婚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安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家并收藏 古代试婚女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