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座哪里丑了,哪里丑了,你这个欺师灭祖的东西!”百里青勃然大怒,恶狠狠地瞪着面前的人,抬手就一把抓住百里初手中的银鞭,狠狠一捏。乐-文-

    那银鞭瞬间被他捏成数段。

    居然敢说他丑,这天底下还有比他更好看的人么!

    这个小畜生!

    百里初见他竟然能徒手捏断自己特制的银鞭,脸色也是一变,眸子瞬间慢慢地扩散开来,如同一片渗人的黑暗暮色,他冷笑一声,轻蔑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欺师灭祖,你是个什么东西,脸上的人皮面具倒是个好东西,竟看不出一丝破绽,你若是不丑,还需要用这个东西,而本宫也最讨厌这个世上与本宫相像的任何人!”

    所有的和他相似的人都会让他想起自己的那些‘兄弟’,杀意四起。

    他冷笑:“老东西,你都满头白发了,还这般不知所谓地要用人皮面具冒充他人祖宗,你那么喜欢当别人的先人,那本宫就送你去见你本宫的祖宗好了!”

    这个男人套用的这张人皮面具,和他至少有七分相似,尤其是那一双眼睛,那人是用了重紫石描绘晕染,而他是扮女装的时候才会用红黛在眼尾勾勒描绘及点痣。

    但是若只看眼睛,也难怪小白会将这个男人和他弄混。

    居然能让小白都认错人的模仿技能……若是这个西贝货要骗得小白近身……

    百里初的眸子瞬间彻底变成了一片诡异的黑色,不见一点白,在暗夜的月色下异常的可怕。

    面前的神秘男人,更让他有很不舒服的感觉,却说不出哪里不舒服,而是让他本能地感觉到了威胁——那是属于暗夜兽类的直觉。

    那种直觉告诉他,面前这是一个强大对手,同样属于掠食性恶兽!

    他讨厌这个男人,讨厌这个男人和自己相似的眼睛、相似的容貌、还有那一头白发!

    而此时,一声诡异的骨哨声瞬间响起,数道白色的影子如同鬼魅一般迅速地出现在附近,而且恰好都占据了制高点。

    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出现的,那些十八道白影站在其上,仿佛他们原本就站在那里,飘飘荡荡的衣袍让他们看起来仿佛一点重量都没有,如同幻影一般,却让人不寒而栗。

    而最诡异而可怕的是他们肩头之上都扛着一把巨大的黑是骨莲弯刀,正慢慢地舒展开来,空气里响起‘咔咔咔……’声音,尖利而幽微。

    但是百里青只拿斜飞的妖眸微微一扫,便无声地轻笑了起来,随后再不看那些‘鬼魂’一眼,只看向百里初,双手环胸,讥诮地道:“你那眼睛又有毛病了,整日里带着这十八只鬼……鬼如何能与神抗,你是打算让他们全部都来送死?”

    百里初闻言,眸色幽冷森然:“看来,你倒是对本宫知之不少。”

    他心中愈发地警惕,自从他离开地宫之后,再也没遇见过能够让他每一个毛孔都感觉到危险的人了。

    “本座不但知道你养了一大群鬼,还知道你胯间的小鸟儿往身内两寸的皮上有一颗红痣,只是不知道这些时日,长大了没有。”百里青看着面前的人,轻佻地笑了起来,暗夜的风吹起他的长发,银色的月光落在他身上,泛开了华美的光,几乎堪称风华绝代。

    让控鹤监十八司的人都瞬间有一种古怪的错觉,那是他们的另外一个主子么?

    不过那人说出来的话……

    他们齐齐唇角一抽,只眼观鼻,鼻观心,只当做什么都没有听见,免得回去得进刑堂去了一层皮。

    “你……你……。”这一次轮到百里初浑身僵硬,脸色又黑,又红,眼中杀意大盛。

    这贼子居然敢偷窥他沐浴!

    他抬手示意控鹤监十八司:“本宫要亲自收拾这个贼子,你们全部退开!”

    控鹤监十八司一愣,殿下已经很久没有亲自动手了。

    但他们还是遵命地迅速地消失在各处制高点上。

    “呵呵,小子,本座对你知之甚多,可本座只要你知道一件事!”百里青看着百里初被他气得脸色阴沉而暴戾,快压不住火头,他心中方才觉得爽快了,那一口被骂‘丑货’的气仿佛泄了出去。

    百里初目光里泛出森然的腥红来:“你的遗言么?”

    他手中一转,掌心慢慢地凝结出一片红色的雾气,那雾气诡异地在他手心飘荡,浮现出嗜血的腥红来。

    “本座要你知道,没有本座,你哪里来的这张脸皮,小东西,别不知好歹!”百里青冷笑一声,随后目光落在他掌心的红雾之上,微微一顿,不再似之前的漫不经心,而是一种有些古怪的惊讶,他轻声低喃:“想不要这魔宫最顶层难练的东西,竟然能流传到现在,还有人练成了。”

    当初他因为身边没有练这魔功的环境,便自行改创了傀儡蛛丝。

    不想今日竟然有人练成!

    “你到底是什么人?”百里初武艺已甄化境之外,自然是不会错过敌人的那一番话,忽然那听得那银发人这般低语,百里初的感觉更是古怪了,只眯起阴森的眸子盯着他。

    却不想百里青却仿佛陷入了自己的沉思,根本不理会他的质问,只看着他,低声讥诮地轻嗤:“尸山血海,骨精肉魂,缺一不可……看来你早年经历不简单,竟然拿能身处那样的坏境练得魔功大成。”

    百里初闻言,脸色愈发冰冷:“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抬手就将自己掌心那团阴森的红气向百里青弹射而去!

    那诡异的雾气散得极快,霎那之间就浮动成一大片,仿佛无数密密麻麻的虫子铺天盖地地朝着百里青笼罩而去,要将他吞噬掉。

    而这一次,百里青只是短促地轻笑了一声,忽然一转身,手中迅速地结出指印,一片劲风迅速地弹向那红雾。

    那劲风无形无影,却在撞上那红雾之后,迅速地和红雾绞缠在一起,撕裂红雾,又再次被那恐怖的红雾吞噬,双方竟然仿佛有生命的东西一般,相互撕扯残杀起来。

    而与此同时,百里青指尖一道细长的红线也在瞬间弹射出去,穿过劲风一下子击穿了红雾,携着暴戾的杀气直射向百里初眉心。

    他可不是什么爱幼之人,原本他对自己有没有后人就无所谓,但既然有了两个小崽子来分茉儿的关注,他便接受,毕竟是流着她和他的血的骨肉,但于他而言已经是极限了。

    至后来,他们退隐镜湖,他看着茉儿不适应气候,病了一场,便开始着人一直在海内外遍寻养身驻颜的药物,慢慢地试验了上万张药方子,也不知是哪次机缘巧合之下,这驻颜养身、驻着、驻着,他和茉儿两人便仿佛真的停止了老去。

    但是他们再研究那药物,却发现原先的配方已经不知道是哪一张了,竟怎么也研制不出来。

    慢慢地,身边的人都慢慢地老去了,而他和茉儿却仿佛被时光遗忘了,容颜永远维持着如今的模样,甚至比他们从朝廷退隐的时候更显得年轻了十岁,只唯独头发却都慢慢地白了。

    红颜白发,显示着他们与其他人都不同。

    他们原本也只以为这种诡异奇特的功效只能维持容貌的年轻,但是身体总是在衰败的,但是……

    他们身边的人慢慢地都去了,从兰瑟斯开始到他们同辈的鬼军、甚至鬼军的后人……甚至……他们的那一对双生子。

    不老,不死,经历了看着自己的孩子比自己还要老,然后慢慢地离开人间。

    他虽然冷情,但是茉儿却难过了很久,看着自己的孩子老去消亡,从意气风发的青年,变成沉稳的中年,再至白发苍苍地老年,最终病殁在她的怀里,却无能为力。

    而他们也没有再能生下孩子。

    时光一年年地过去,他们看着身边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

    茉儿终于忍受不了这种感觉,与他开始踏出镜湖,浪迹天下,到一个地方住一段,走一段,没有任何目的,没有任何方向。

    不再在乎人间岁月的流逝,看遍人间百态。

    甚至不在乎自己一手建立的王朝,被他人篡权。

    他一向信奉强者为王,若是不够强大,愚蠢地以为依靠着祖宗的基业的荣光便能保万世昌盛,那他还不如让这些无用的后人都去死。

    随着时光流逝,看遍世间荣辱兴衰,他们的心境也慢慢地淡漠了下去。

    尤其是他,一直是觉得这是上天的恩赐,给他与茉儿更多的时光,弥补曾经的亏欠。

    再不理会这些争权夺利的之事。

    所以对于所谓的后代,看透了人间生死,他才不会在乎是不是自己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敢动手,他就不会轻饶!

    ……

    百里初眸光微寒,全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能破了他的绝杀。

    这人一定要死!

    而他尚且来不及惊怒,一线腥红已经带着森然杀气直取他眉心!

    百里初轻舔了下嘴唇,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那是遇到强敌之后的兴奋。

    他形梭然飞转而起,红色的袍子在空中划过华丽的红影,避过那红线。

    他反手一转,直接不闪不避地将那红线抓在手里,随后冷笑了起来:“蛛线有毒……看来你我倒是同宗同源,你是真言宫什么人!”

    真言宫是什么鬼?

    百里青眸里闪过异色,但是看着百里初竟然不惧傀儡蛛丝上的剧毒,也是一愣,他轻嗤了一声:“忘祖背宗的小东西,本座还不信收拾不了你这个小兔崽子了!”

    ------题外话------

    九琴百年的下在惑国更新,大家直接翻惑国就好。

章节目录

宦妃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青青的悠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青的悠然并收藏 宦妃天下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