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大蚕浑身雪白,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明亮的光泽,就像是家蚕即将吐丝。

    一对苹果大小的眼睛里,还散发着凌厉的光芒,非常有杀气。

    身下更是有无数触手将身体高高撑起,犹如一条白色蜈蚣。

    “你是何人手下?”

    蚕皇冷眼看着对方,声音里没有一点感情的道。

    白色冰蚕那一对眼睛在蚕皇和肖羽两人身上上下扫视,但任凭他如何感应,竟然都无法看清二人的修为,却让他心中极为震撼。

    “在下乃是冰泉峰下侍卫,奉命在这里守护圣山,不知二位是从何处而来?”

    一时之间无法看穿两人的修为,白色冰蚕当即说出了他的来历。

    “冰泉峰?”

    蚕皇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容。

    “现在冰泉峰谁在当家,蚕泉那老东西死了没有?”

    蚕皇极为高傲的仰头问道。

    只是他的话却让白色冰蚕看起来有些不高兴,对方缓缓直起身子,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那副恭敬模样。

    “阁下到底是谁?

    今日若不说清楚,我手中长qiāng定不饶恕。”

    话音落下,白色冰蚕身上开始涌出了铺天盖地的寒气,就连他手中长qiāng,也在一时间化为幻影。

    “就凭你也想和我战斗?”

    蚕皇一步踏出,一条紫色灵力从他身上飞出,直接和对方的攻击碰撞在了一起。

    只听到噗呲一声,白色冰蚕身上的气息瞬间消散,就连对方那几米长的身上也出现了一条巨大伤口。

    “你……”

    看着自己身上那条恐怖伤口,白色冰蚕顿时惊恐的张开了嘴。

    它的修为在冰泉峰的侍卫中也算是佼佼者,不想竟不是对方的一招之敌,那想对方的修为到底是何等的恐怖。

    这一刻,白色冰蚕像是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对方能伤他,那想杀他也是易如反掌。

    而且听对方的口气,好像和冰泉峰有大仇,因为蚕泉就是冰泉峰的大长老,在蚕族有着很高的地位。

    “现在给你两条路,第一条路,去蚕族散播消息,就说我紫天又回来了。

    在过三天,我要在蚕圣城和众位长老决斗,让蚕族子弟到时前往一观。

    另一条路:我不想同门相残,你就在此自我了断。

    免得你回去之后,蚕泉那老东西要怪罪与你,你还要在受皮肉之苦。

    蚕皇的名字,肖羽还是第一次听说,紫天,名字倒是霸气。

    “紫天,紫天……”

    白色冰蚕反复念叨,但任凭他如何回想,都在记忆中找不到一个叫做紫天的蚕族众人。

    “别想了,一百年前,你还没有出生呢。

    我数三声你要做出判断,不然也是死。”

    蚕皇从袖筒中伸出手,将一根手指高高举起。

    修长的手指在那白衣冰蚕的眼里,就像死神的催命符,让他感觉到无比的惊恐。

    “阁下既然想让我死,那也得让我死个明明白白吧?

    你既然是蚕族中人,为何还要前往圣城捣乱,难道不知哪里是我蚕族的圣地吗?”

    白色冰蚕口吐人言,将他唯一的活路封死。

    只听到扑哧一声,一根紫色冰箭从那白色冰蚕脑袋中穿过。

    “叽里呱啦,废话真多。”

    一箭将对方斩杀,冰蚕脸上没有丝毫同情,转而他将目光落在下方其他蚕族人身上。

    “我等愿意归降,还往前辈莫杀。”

    其他冰蚕匍匐在地,嘴里发出沙沙的声音,只有蚕皇能够听懂。

    肖羽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以前他从没有见过蚕皇杀人,不想今日竟然这番果断。

    也许对方以前一直处于压抑状态,现在碰到敌人手下,才会这般愤怒。

    “马上离开圣峰,将我之前说的话传达下去。

    若是敢从中作梗,他就是你们的榜样。”

    蚕皇一挥手,五个紫色光点飞出,进入下方五个冰蚕身体之中。

    “若是三日之后,你们没有再来见我,那封印就会自动bào zhà,你们也会死无葬身之地。

    还有,不要让人帮你们解除封印,否则死得更快。”

    蚕皇一连串的举动,看的旁边肖羽连连点头。

    杀伐果断,的确能在这种虎狼之地活的更久。

    原本肖羽还以为蚕皇年幼,怕对方一人前来种了那些长老的诡计,不想现在一见,却发现还是自己小看了对方。

    “是,我等现在就去。”

    五只白色冰蚕在地上不停的点头哈腰,随后他们在地上一个翻滚,消失的无影无踪。

    待的对方离开,蚕皇那紧绷的身体突然一阵摇晃,而后对方突然从高空落下,向着地面坠落。

    肖羽一挥手,蚕皇的身体被一股柔和的风包裹,缓缓放在地面。

    “哇……”

    蚕皇刚落在地面,突然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爹,娘,我终于有能力给你们报仇了。”

    蚕皇哭的非常伤心,声音虽不大,但却非常感人。

    泪水落在圣峰的冰面上,犹如钢珠一样,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肖羽站在后方没有上前,对方压抑的太久了,哭出来对他有好处。

    谁说强者无泪,弱者多情!

    十几分钟过后,肖羽上前拍了拍蚕皇肩膀。

    “好了,从今往后你已经是大人了。

    你父母的愁,就让三天后他们给你洗刷吧。”

    肖羽丢下一句话后,就再次向着那群山之中行去。

    “羽哥,谢谢。”

    蚕皇从后方赶来,只是在碰到了白色冰蚕的尸体后,对方还是不忍心的偏过了头。

    之前他所做出来的那种冷酷,都是装出来的。

    “兄弟,对不住了。”

    蚕皇给那白色冰蚕一拱手,而后一道火苗飞出,将对方的尸体化为了灰烬。

    冰蚕居住的地方,大多在冰洞之中,所以肖羽他们顺着山脉向下,竟然没有发现一个冰蚕的族人。

    不过蚕皇一点都不担心,他在和肖羽走了一段山路之后,两人就再次飞上高空,向着圣城赶路。

    在路过一些大点的城镇时,两人会伪装成蚕族人,在一些人哪里打听情报。

    果然如蚕皇说的那样,蚕族的圈子非常小,只要有什么风吹草动,它们马上会得到消息,并且以极快的速度传遍整个族群。

    三日后,圣城有人挑战族老,听说是一位叫做紫天的男人。

    消息一出,各方都在打听紫天是谁,虽然普通蚕族不知紫天是谁,但一些大点的势力,他们却有当年追杀紫天的记载。13

章节目录

茅山遗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晓v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晓v俊并收藏 茅山遗孤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