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也不是新人,之前也是阿圆几个亲自带起来的。

    所以,经过短暂的慌乱之后,很快就镇定起来。

    先扶着叶枣进了内室躺下,衣裳都没脱下来,第一个到了的是弘昕。

    正好弘昕进宫来,迎面遇见了小亭子。

    小亭子二话不说就把事情说了。

    太子爷是主子亲生子,没有不能说的。

    弘昕哪里还顾得上进宫是做什么来了,提脚就往毓秀宫去。

    太子爷的太监机灵着,忙出宫去给八爷九爷传话去了。

    四爷正在见大臣,小亭子不能直接进去,但是门口苏万福听了话,哪里敢等皇上忙完了。

    忙着进去就亲自上去跟万岁爷把事情说了。

    四爷都没听完,手里的茶盏哗啦的一下就落在了明黄的桌上。

    上头圣旨湿了好几本,四爷一句话也顾不得说,起身就走。

    臣子们见皇上如此,也不敢多问,忙恭送万岁爷。

    还是苏万福想了想道:“诸位大人先请回吧,怕是今儿万岁爷和太子爷都不得闲。倘或有急事儿,那奴才一会再跟太子爷说?”

    众人面面相觑之后,心里就都有点数了。

    这奴才的意思是,怕是皇贵妃娘娘不大好。

    除此之外,后宫如今也没什么人这么叫皇上着急了。

    如今皇上走了,太子爷也不得闲,那只能是皇贵妃娘娘了……

    都忙道没事,何况又不是什么大事,谁这时候不开眼呢?

    这一辈子了,皇上宠爱皇贵妃,到这个节骨眼上,谁找死去?

    毓秀宫里,弘昕不知所措的站在内室榻前,见四爷来了上前一步拉四爷的袖子:“皇阿玛……额娘怎么了?”

    纵然已经是二十多的大小伙子了,自己也做了阿玛的人,可是这会子慌乱的像是个孩子一般。

    四爷堵着心,摆手:“没事。你额娘没事。”

    太医战战兢兢跪着一地,给皇贵妃娘娘请脉。

    半晌又战战兢兢的回话:“回万岁爷,太子爷的话,娘娘这是精气不足,睡眠不足的缘故……醒来就好了……”

    四爷没说话,只是凉凉的看了太医们一眼,然后走到榻前坐下来拉着叶枣的手。

    拉着的是叶枣的手,但是他说的话却是对太医:“皇贵妃若是今日不醒来,你们自尽便是了。”

    太医们惶恐至极,可也知道,娘娘要是有个好歹,只怕是真的要死了。

    弘昕抿着嘴,一句话也不说。

    他脑子乱的很,额娘怎么就这样了?

    弘旭和弘齐赶来,又过了半个时辰。

    两个人前后脚进来,都顾不得请安,茫然的看弘昕。

    “额娘……忽然晕倒,太医说是精气不足睡眠不好的缘故,醒来就好了。”弘昕无力的安慰弟弟们。

    弘齐最小,真的吓着了,半晌不会说话。

    弘旭也没说话,只是挤过去,蹲在榻前看着叶枣苍白的容颜。

    也不跟四爷打招呼,只是伸手摸了一下叶枣的脸,然后就那么蹲着。

    四爷轻叹一声,在弘旭头上摸了一下:“别怕,你额娘会醒来的,醒来就好了。”

    弘旭点了个头,还是不说话。

    父子四人就这样都在内室里候着。

    半个时辰之后,太医还是用了银针刺穴,才叫叶枣醒来。

    叶枣醒来,本该是喜事的,可她一睁眼,还没来得及与四爷说句话,就忽然张嘴哇的一声吐了一大口血。

    只这一下,四爷脸整个白了。

    弘齐大叫:“额娘你怎么了!”

    然后就见叶枣又一次昏迷了过去。

    “你们快看!”弘昕踹了一脚太医。

    太医们忙请脉。半晌还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医抖着手:“娘娘这是……这是……脉象紊乱,臣学艺不精……”

    弘齐一脚就踹过去了,全不管这个太医年纪大了。

    “方才是谁说醒了就好了?啊?你们医术不精做什么太医!”

    院判忙磕头:“臣有罪,臣该死。”

    可院判擅长的不是这个啊。

    “还不赶紧将所有擅长这些的太医都叫来!等死么?”弘旭怒道:“马上去找民间的神医来!”

    这时候没有人会反对他,便是皇上和太子爷都没说话也没人反对。

    很快就有人去了。

    不过,叶枣没有那么难醒来。

    不过又是一个时辰,她就在新来的黄太医的银针之下醒来了。

    也没再吐血。

    “我昏迷之前好好的,忽然就眼前一黑,这是怎么了?”叶枣自己也疑惑。

    “你别怕,朕已经查了。”四爷拉着她的手,一肚子话不好说。

    他怕啊,怕有人下毒之类的。

    毕竟她这病来的蹊跷极了。

    弘齐见叶枣好生说话,一下子就哭出来了。

    叶枣抬头看他无奈叹气:“好了,这不是没事?哭什么?”

    还没哄好小的,就感觉手上疼。

    低头看,是弘旭红着眼眶咬她的手背。

    四爷都好笑了:“还叫你额娘疼?”

    “也该!额娘叫我们心里疼,额娘手疼还吧。”弘昕也瞪了叶枣一眼。

    叶枣伸手在弘旭脸上摸了一下,又看弘昕和被弘昕拍后背的弘齐:“好了好了,额娘的错,都别闹了。”

    几个孩子也知道如今是好,可是谁知道是为什么昏倒的,哪里敢闹?

    何况,额娘吐血了!

    直到次日一早,回了直隶探家的陈太医被催着回宫,才彻底搞清楚叶枣的情况。

    “臣探查娘娘的脉象,起先是因娘娘心绪浮动的缘故,才会忽然昏厥。敢问娘娘可是想起了过去的事?”陈太医年纪不大,也就三十多,不过医术是很好的。

    “没有啊……”叶枣想着,忽然顿住:“有。前夜我确实梦见了过去一些小事。”

    四爷皱眉看她,又不好打断。

    “那就对了,娘娘梦里梦见过去心绪难平,又因娘娘早年伤过肺腑,虽然当日救治及时,但是到底伤的厉害。若是娘娘一时昏厥,自然醒来也好,就不会有吐血的事。但是娘娘被银针刺激醒来,虽然吐血了,但是却也是好事。就此将积年旧伤诊治过,调理好了,不至于以后受罪。”

    “能调理好?”四爷沉声问。

    “回万岁爷的话,是可以调理好的。娘娘底子还不错,当初的伤势虽然严重,但是救治也没问题,只是当初怕是修养的时间短了些罢了。”

章节目录

四爷的心尖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雪中回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中回眸并收藏 四爷的心尖宠妃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