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禛,听你额娘说,你很长时间没去景仁宫了?朕记得,这段时间你不是很忙吧?”康熙一边翻着奏折,一边问站在下面的胤禛。[. 超多好]太子站在旁边拿康熙批过的奏折看,听见这话,抬头看了看胤禛。

    “回汗阿玛的话,这一段时间正在选秀,儿臣每次去额娘那里,总是会遇见秀女,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儿臣只能少去景仁宫。没给额娘请安,是儿臣不孝,还请汗阿玛责罚。”

    胤禛原本正在听康熙和太子讨论政事,一听这话,赶紧翻身跪下。脑袋磕在地上,自然也就没看见康熙眼里一闪而过的深思了。

    “你只是守了规矩,朕责罚你做什么?起来吧。”沉默了一下,康熙让胤禛起身:“只是,皇贵妃是你额娘,你日常还需要多到那儿走动走动。”

    胤禛应了一声,康熙接着又说道:“过几天你的大阿哥就要满月了,你也到永和宫说一声。怎么说,那也是你亲额娘。”

    胤禛心里一惊,也不明白康熙怎么忽然说了这么一句。只是,既然康熙这么说了,他照着做就行了,当即又应道:“是,汗阿玛,那儿臣以后也到德妃母那边请安?”

    “暂时不用。”康熙摆摆手:“你经常去你额娘那儿请安就行了。”

    “是,儿臣遵旨。汗阿玛,儿臣还有一件事情求汗阿玛。”胤禛应了之后,再次说道。康熙挑挑眉:“还有什么事情?”

    “之前云容说,若是儿臣的后院女人有怀孕的,就会提升她们的位份,儿臣当时也答应了。前几日,汗阿玛赏给儿臣的李格格怀孕了,所以……”明年,若是没有意外的话,胤禛就要封爵了,按照历史,初封为贝勒,是能有一个侧福晋的。

    之前听云容的意思,额娘是要在这次秀女里面选一个留着,等以后再塞过去的。现在,自己可不能让额娘提前说出来。只能先求个恩旨。

    不是说佟佳氏也知道胤禛会很快封爵的事情,而是大家都猜得到,胤禛今年已经十九了,眼看就要二十了,说搬出宫,也是这一年两年的事情了。

    康熙是个好面子的,会让自己的儿子当个光头阿哥搬出宫吗?那到时候,连个府名都不好写。

    “朕还打算在秀女里给你挑个侧福晋,要是这李氏……”康熙微微蹙眉,他倒不是觉得自己的四儿子女人少了,毕竟,一妻三妾也算是正常了。只是,那李氏和武氏出身都太低,两人都是汉人女子,这要封为侧福晋,岂不是让儿子少了几分母族助力?

    “儿臣知道,但君子以诚立本,儿臣既然已经答应了,就要做到。”胤禛一板一眼的回答道,他是能看出康熙对李氏的嫌弃的。但只有李氏出身低了,这会儿他才能安全。

    再说了,母族势力高又怎么样?当年,八弟不照样是被拿捏的差点儿连子嗣都没有吗?男人的事业,要是借助女人的助力,也太丢份子了些。

    康熙想了一会儿,还真觉得自己四儿子说的很有道理,他要是反对,就驳了四儿子的面子,将来四儿子的后宅就不好管理了。况且,胤禛是他为胤礽准备的贤王,还是做个孤臣比较好,最好了,和满族大家完全没联系。

    于是,也就应了。接着胤禛又提了大阿哥的名字问题,康熙是不会给自己的每个孙子都取名字的。毕竟,他要取名字还要通知钦天监测字,然后他再一个个挑,很是麻烦。

    但目前康熙的孙子不是很多,就大阿哥家有个嫡子,太子家有两个庶子,三阿哥家有个嫡子,其余就没了,所以对这个能用一个巴掌数的到的孙子,康熙还是有几分疼爱之情。所以,就应了胤禛的请求。

    父子三个在乾清宫呆到中午,才各自找地方吃饭。胤禛是和太子一起出来的,走了一段,胤礽忽然转头看胤禛:“四弟,佟妃母是打算给你找个格格吧?”

    胤禛皱眉:“我已经有两个格格了,况且,那等不自重的女人,我怎么会要?”

    胤礽哈哈笑了两声,抬手拍拍胤禛的肩膀:“四弟,你这样做可是会惹恼佟妃母的哦。”

    胤禛摇摇头:“不会,怎么说,我也是额娘养大的,和一个不知道远到哪里的侄女儿相比,还是有几分重量的。再说,云容给生了孩子,看在那孩子面子上,我也不会要的,想必额娘是能体谅的。”

    “四弟,你不怕惹恼佟家吗?”胤礽眼里闪过满意的神色,但随即又漫不经心的问道:“就算是旁支,那也是佟家的人,你不怕日后佟家对你下绊子?”

    “有二哥在,会让我被人欺负吗?”胤禛挑了挑嘴角,像是反问,又像是表忠心。太子盯着他看了好大一会儿,确定胤禛神色里并没有半分虚假,才哈哈笑道:“四弟说的不错,有二哥在,是怎么都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我相信二哥。”胤禛虽然还是和以往一样面无表情,但胤礽能听出那言语里的真挚,满意的点点头,表示只要胤禛一直忠心,他也一定会护好胤禛的。

    毓庆宫和南三所不是一个方向的,所以很快,两个人就各朝一个方向走人了。

    知道皇宫规矩大,云容也没坚持着自己带孩子。那天喂了初乳之后又亲自喂养三天,已经是极限了。反正,空间水就在手里,直接喝空间水,效果会更好些。

    只是,阿哥还小,恐身子承受不住,云容也从来不让他多喝,每天半滴,还是要稀释稀释再稀释的。有空间水滋养着,小阿哥也就长的更快了,这将近一个月,已经是能睁开眼睛咕噜噜的四处看了。

    胤禛回来的时候,云容正拿着一个上面画了彩色图案的拨浪鼓在逗小阿哥:“宝宝,看这里看这里,呀,看这是什么?好看吗?宝宝,听……”

    小阿哥时不时的啊啊两声,云容就笑着和小阿哥说话:“宝宝也觉得好看吗?这可是额娘亲自画的哦,宝宝要是喜欢,额娘给你多画几个?”

    “咿呀。”小阿哥叫一声,伸长胳膊往拨浪鼓的方向探去,只是,支持的时间不长,没动几下就又放回去了,云容戳他脸颊:“宝宝说喜欢啊?那额娘就发发善心,给我们的宝宝多画几个吧。”

    胤禛要笑不笑的站在门口看这娘俩,摆摆手没让青眉她们进去通报。直到云容发现了他的视线,才脸色一红,尴尬的问道:“爷什么时候回来的?”

    云容身子原本就很好,再有几天就做完月子了,天气也越来越热,索性云容就让人将屏风撤走了。虽然,说服秋兰嬷嬷用了很大一番力气,但很是为胤禛前来看云容提供了方便。

    其实,秋兰嬷嬷让御医给云容把了脉,得知自家福晋身子非常好,再加上生怕四阿哥这段时间被狐媚子给勾住,这才不再反对了。

    “没多久,小阿哥今天怎么样?没调皮吧?”胤禛笑了一下问道,云容摇摇头:“没,这小子很好伺候,只要吃饱了,基本上就不闹。”

    尿尿什么的,哼唧哼唧就让人知道了,聪明的很。睡醒了只要身边有人,就不会哭闹,十分好带。云容时常让奶嬷嬷将他抱过来放自己这边,偶尔还偷偷的喂他吃几次奶。

    “那就好,你先好好休息,等会儿我去额娘那边请安。”既然汗阿玛提起了,他还是早点儿过去请安比较好。顺便,还要在那儿吃饭,这样才好让母子失和的流言自动消失。

    云容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胤禛又看了几眼小阿哥,这才让苏培盛服侍着换了衣服,前往景仁宫请安去了。

    “额娘,儿子不孝,这么长时间都没来给额娘请安,还请额娘责罚。”一进景仁宫,胤禛就先跪下请罪,佟佳氏原本想责备的话也说不出来了,赶紧让人将胤禛扶起来。

    “你这孩子,我知道你最近办差很辛苦,来不来请安都是一样的。”佟佳氏慈爱的拍着胤禛的手说道:“只要你能为你汗阿玛好好分忧,额娘我也不是非要你过来请安的。”

    讨了康熙的欢心,让康熙能多来她这景仁宫几次,那就更好了。只要能为她争宠,就算是一年半载不来请安,她也不在意。

    胤禛一脸惭愧:“额娘体谅,儿子却不能没有规矩。之前云容忽然提前生产,儿子一时慌了神,就耽误了给额娘请安,还请额娘见谅。”

    佟佳氏差点儿一口气呛着,你女人生孩子,有你什么事情?你是能把脉还是能接生?况且,就算是提前生产了,那生产过程也不过是一天一夜!

    御医都说了,母子两个个顶个的健康,就这样,你一个月都抽不出时间来请安?蒙谁呢?只是这话不能放明面上说,佟佳氏可是知道云容为什么会提前十天生产的,胤禛更是清楚明白。

    “云容第一次生孩子,这也是你第一个儿子,你担忧是难免的,额娘是那种不体谅儿子的人吗?”佟佳氏脸上挂着温婉的笑容:“你也不用担心,御医都说没事儿,两个都是健康的很。”

    御医都抬出来了,胤禛也不好继续这个话题了。索性他的沉默寡言已经快要是整个京城都知道的事情了,所以他不接话,佟佳氏也没什么意外。

    “你可用了午膳?这会儿时间也不早了,就在额娘这儿用吧?”佟佳氏转移话题也是很在行的,说完也不等胤禛回答,直接冲身边的嬷嬷吩咐道:“赶紧让人准备些清淡些的东西,今儿四阿哥要在这里用膳。”

    那嬷嬷刚出去,就听门外小太监通报:“皇贵妃主子,佟佳小主来给您请安。”

    胤禛蹙眉,佟佳氏刚要点头,胤禛就先开口说道:“额娘,我就先不在您这里用膳了,等会儿我还要去永和宫给德妃母请安,恐去迟了德妃母已经午睡了。”

    佟佳氏皱眉:“给德妃请安?你今儿怎么想起来这个了?”

    “是汗阿玛吩咐的。”胤禛低垂着眉眼说道,佟佳氏顿时心惊,皇上这是什么意思?准备让胤禛重回德妃那儿?不,不可能,好歹胤禛也是自己养大的,现在自己也不能生孩子了,以皇上对佟家的看重,不会无缘无故的让胤禛回去。

    那是为了什么?警告?警告佟家还是警告自己?上次,叔父带进宫的消息,好像没说佟家出现什么不对劲的事情,那就是,警告自己?

    佟佳氏脸色一白,拼命的回想自己做错了什么。视线扫到胤禛,忽然想起来,胤禛是在那小太监通报有秀女过来的时候才说要去给德妃请安的。

    难道,皇上是要警告自己不要随便给胤禛塞人?想到这里,佟佳氏是又怒又恨又担心,胤禛是自己的养子,自己就算是塞给他几个人又怎么样?荣妃和惠妃,哪个没有给自己的儿子塞人?就是那太子,皇上自己也不是经常塞人过去吗?

    而且,皇上到底是为什么这么防着自己给胤禛塞人?是怕胤禛和佟家走的太近?还是怕胤禛和自己关系太好?他就那么见不得自己和胤禛感情好吗?

    “额娘?”就在佟佳氏气的快要将指甲掰断的时候,忽然听见胤禛叫了一声,转头就见胤禛正眼含关心的看着自己,虽然一如既往的一副冰块脸,但那担忧是做不了假的。

    佟佳氏深吸一口气,脸上重新挂上笑容:“你汗阿玛可说了让你什么时候去给德妃请安?”

    “没说,只是儿子想着,既然额娘这里有客人,儿子就不在这里打扰额娘了。”胤禛很实诚的说道,佟佳氏笑着拍拍他的手:“你这孩子,额娘怎么会为了别人委屈你?不就是一个秀女吗?哪比得上我儿子重要?”

    说着,转头吩咐那小太监:“让她先回去,今儿我没空见她。”

    然后又转头看胤禛:“既然你汗阿玛没说让你什么时候去,那你就等过两天再去吧,今儿先陪陪额娘,我们娘儿俩可是很长时间没好好说过话了。”

    胤禛想了想点头应道:“好,那儿子就在这里陪额娘,德妃母那边不管什么时候去都是可以的。”

    佟佳氏很满意的点头,脑子里飞快的开始盘算起来,要挑一个好日子让胤禛去请安,既算是完成了皇上的交代,又不能让那德妃看出来胤禛是特意去给她请安的。

    皇上的圣旨虽然重要,但这后宫最重要的还是儿子。既然胤禛已经是她佟佳氏的儿子了,她是绝对不会让德妃有半点儿机会要回这个孩子的。 166阅读网

章节目录

完美四福晋(随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悄然花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悄然花开并收藏 完美四福晋(随身空间)最新章节 。